创业故事 位置:首页>创业指南>创业故事>《返乡农民自主创业事迹…》正文

返乡农民自主创业事迹

学习啦【创业故事】 编辑:弘达 发布时间:2016-08-30

  随着社会知识经济的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展现在社会发展中。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更多的展现在创新和创业发展的基础上。在这个创业社会中,有很多人选择返乡创业寻找机遇。那么下面是学习啦小编分享的返乡农民自主创业事迹,希望对你能够有所帮助。

  返乡农民自主创业事迹一

  养殖土元和蟑螂年利润百万

  报纸一卷,或者举起拖鞋一拍,这是我们对待“小强”的标准动作。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蟑螂是害虫,人人喊打,但胶州胶西镇孝源店子村村民王卫祥却乐意为它们亲手制作一个温暖的“家”,还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在他眼中,这些蟑螂是“宝贝”。

  如今,王卫祥通过饲养土元和蟑螂,做成干品直供制药厂,已经成为青岛、潍坊、大连一带的养殖名人,年利润过百万元。

  偶然时机转行养殖业

  “土鳖”别称地鳖虫、土元、地乌龟、蟅虫,是一种紧缺的中药材,常在温暖潮湿阴暗的环境下活动,而随着现代城市的改造及自然环境的改变,“土鳖”这一物种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能够从事蟑螂和土元饲养也是机缘巧合。”王卫祥告诉记者,因为家里比较穷,虽然成绩很好但没有参加高考就辍学了,过去几年间,他在工厂做过小工、在超市打过杂。

  2009年,王卫祥跟妻子在北京做防水沥青建筑工作,到安徽亳州出差时看到当地的药材市场上土元干品供不应求,而且很多当地居民都因饲养土元而致富。“我对土元并不陌生,后来我就想着能不能自己也饲养土元。”王卫祥说,2010年,他们夫妻二人从北京辞职回到了老家。

  但是刚开始创业的时候,遭到了家人、亲戚的一致反对。

  “养殖土元、蟑螂在咱这边属于新生事物,家人都说如果真的能赚钱,别人都去干了,还能轮到你吗?”王卫祥苦笑着说,当时说啥的都有。2010年,王卫祥拿着在北京打工攒下来的4万块钱开始了创业之路,并从亳州当地养殖户手中学习了养殖技术,购买了一批虫卵带回老家孵化。

  创业总是有着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由于是第一次孵化土元种苗,可能温度太低,卵鞘全部死掉,四万块钱打了水漂。

  王卫祥和妻子在家关着门抱头哭了好几天。“还好,妻子一直鼓励我坚持下去。”王卫祥说,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于是又从银行贷款4万元,重新进行培育,经过8个月的努力,这次他终于成功了。

  随着规模越来越大,王卫祥直接跟制药厂签了订单直供制药厂,目前他自己土元养殖面积是2000多平方米,仅土元一项能给他带来60多万元的收入。除此之外,还有留下一部分母体土元产卵育种,每年种苗的销售收入也有二十多万元。

  “今年土元的养殖面积已经达到三千平方米,产量在3万斤以上,毛利润将达到百万元。”王卫祥告诉记者,饲养土元关键要掌握食物的干湿度,土元是昼伏夜出的动物,最爱吃麸皮和蔬菜,如果食物水份太大的话,土元容易拉肚子,每天只要在傍晚的时候喂养一次即可,每平方米每天的喂养费用还不足三角钱。

  王卫祥说,每平方米的饲养池能养殖出活体土元50多斤,晒干后能出10多斤干品,现在土元的收购价格一直很高,通货每公斤在50元左右,特货达到了60元,现在每年土元干品就可以收入七八十万元。土元饲养8个月就可以达到出货标准,还有留下一部分母体土元产卵育种,母土元产卵三个月后,相当于“高龄产妇”,立即淘汰晾晒成干品销售,每年种苗的销售收入也有三四十万元,加起来年收入达到百万元。

  让“土鳖”住进“楼房”

  记者来到青岛天尚土元养殖基地,刚推开饲养室的门,感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尽管室外非常寒冷,但饲养室内却暖融融的,在狭隘的养殖室过道上,两名工人正在筛选土鳖的变异品种。屋内被分割成四排,每排分六层,每层又被分割成一平米的单间,每层饲养池里的土鳖爬来爬去,养殖基地负责人王卫祥正在给饲养池添加饲料。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立体高密度养殖法,饲养室没有任何取暖设备,靠土鳖自身发热,室内恒温常年保持在30℃以左右。”王卫祥告诉记者,他采用的是立体高密度恒温养殖技术,是靠虫体自身发热保持室内温度,不受天气影响一年四季保持室内恒温,即省力又省工还节省了取暖费用。王卫祥利用这种饲养模式把室内的空间全部利用起来,不仅大大提高了土鳖的养殖密度,还靠着这种立体养殖技术,把土鳖的养殖周期从3年缩短到了8个月。

  多种经营拉长链条

  土元的收益挺可观,但王卫祥并不满足这种单一的养殖模式。“再赚钱的东西你也不能保证它没有价格跌入低谷的时候,咱得把它发展成一个致富链条,才有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为了拓展经营品种,王卫祥又把主意打到了蟑螂身上。在王卫祥的青岛天上土元养殖场里,封闭昏暗的养殖室内整齐地排列着数架夹板,夹板之间呈三角形,数千万只蟑螂就住在这样的百叶“蟑螂屋”里。

  王卫祥所饲养的蟑螂品种是美洲大蠊,原产于南美洲,其提取物有广泛的药用价值。而且蟑螂的习性和土元差不多,也喜欢黑暗,只不过土元喜欢在土里,蟑螂喜欢趴在墙壁和石棉瓦做的层断上。王卫祥将两种虫子混养,使得饲养空间、饲料都得到了充分利用。

  “无论是蟑螂还是土元,都属于昼伏夜出的物种,所以喂养时间要注意,必须要在下午六点之前喂完,如果太晚,很容易出现自相残杀的局面。”王卫祥强调,除了喂食时间外,喂食的食物也要注意一点,“如果只按照土元的口味喂食蔬菜的话,容易引起蟑螂腹泻,不利于其成长。”

  “目前,合作社蟑螂饲养面积是600平方米。”王卫祥介绍说,蟑螂的价格要高一些,基本在每公斤90元以上。差不多一年能达到20万左右的利润。

  无偿传授技术带领村民致富

  在自己致富的同时,王卫祥还把技术无偿向周边村民传授,只要哪家有养殖土元的想法,随时可以上门讨教。

  记者采访当天,正好遇到一位来自潍坊地区的村民来到王卫祥的养殖基地学习。这位村民一直在关注土元、蟑螂的养殖技术,但是苦于没有养殖经验,这次他来找王卫祥就是求教如何建造饲养池。得知这位村民的来意后,王卫祥接着就询问起对方家里的面积,并拿出笔来记录着详细的尺寸。

  “这是一个效益很好的养殖行业。”王卫祥介绍说,通过养殖土元、蟑螂,王卫祥也成了当地的名人,周边不少村民都前来向他学习养殖技术。“不光咱青岛的,还有湖南长沙一带的农民来找我学技术。他们回去后也搞起了土元养殖,成功后再把土元、蟑螂卖给我。”

  据了解,王卫祥饲养土元、蟑螂这五年来,发展青岛周边养殖户近200家。“现在制药加工厂对土元、蟑螂干品的需求量很大,供不应求一点也不夸张,下一步我打算在周边乡镇大力推广土元养殖,延长产业链进行深加工。因为土元养殖有很多优势,一是土元耐病性强,不像养猪和鸡类型的,容易得瘟疫;二是养殖成本低,一万元就可起步。”王卫祥介绍道。(岳柏宇)

  返乡农民自主创业事迹二

  “80后”留法海归用“阿甘精神”种菜 ?

  跟着植物生长的节奏慢下来

  今年冬天北京最冷的一天,王冕穿着大衣、揣着手快步走在农场的小路上,路旁是早已结了冰的湖面,他回头向勉强跟上的《青年参考》记者喊着,以后打算在里面养鱼,声音很快被瑟瑟寒风吞没。

  滴水成冰的天气里,独自矗立在园子里的洗手间早已被冻上,但一钻进王冕的“目的地”——厨房,一股热浪扑面袭来。请来做饭的阿姨煮好了面条炸好了酱,三四个小伙子在热气腾腾的锅灶旁端着碗吃得飞快,根本不需要在逼仄的屋子里多添几把椅子。

  有厚棉被遮挡和阳光直射的蔬菜大棚成了白天唯一温暖的地方,下午王冕就坐在里面和记者侃了两个多小时大山。自然乐章的员工坐在一旁喝水、听音乐、看书,分外惬意。

  种菜需要的时间实在不多,几个年轻人一起住在园区隔壁的小木屋里,一起洗菜做饭,再花三四个小时天南海北地聊天,在习惯了浮躁和快节奏的北京竟显得有些奢侈。用王冕的话说,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就像是“跟着植物的节奏慢下来”。

  从小王冕就患有一种目前无法治愈的疾病,精力不是特别充沛,下午只有一两个小时可以处理事务,他甚至可能不分时间、场合地睡着。以前朝九晚五地上班,每天得花两三个小时在路上,还要看微信、打电话,让他有些力不从心,如今的慢节奏生活简直像为他量身打造的。

  而在负责客户关系的魏旭珂眼中,这位说话慢条斯理、笑起来热情单纯的老板,能力强、思路清晰、看问题独到,“很有人格魅力”,还是个就算不讲理也让人无从辩驳的“脑洞大开型”人才。

  魏旭珂辞去医疗器械行业不错的工作去种菜,家人自然不同意,觉得他“自讨苦吃,从安逸稳定跳进了水深火热”。但这个“90后”男孩的理由是“想认真做点事”,这大概是诸多创业青年的共同想法。这家创业公司的员工不多,个个算得上是高学历精英,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拿一分钱工资。

  “王总是个有想法的人,大方向把握得准,我们信任他的能力。”魏旭珂告诉《青年参考》,“下一个风口应该是农业,会有起色的。”

  “别给我扣上‘海归’帽子”

  1981年出生的王冕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2004年从大连理工大学毕业后,这个没事喜欢思考的工科生“无聊”之余,打算去国外“拿个文凭,拓宽视野”。这一走就是6年。

  在法国求学的3年半时间里,“没钱”二字几乎是王冕生活的主旋律。为了偿还政府和银行的学生贷款、支付生活费用,他每天除了学习就是打工,在餐馆刷碗、切菜、配冷鲜、做甜点,在农场摘桃摘杏、收割薰衣草,在火车站扫厕所,在地铁站发报纸,还开车去布鲁塞尔、科隆等大城市帮国内人代购LV包。只要符合自己的道德标准,他“什么都干”。

  幸运的是,法国是个价值标准多元的很包容的国家,穷学生坐公交车逃票,司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在有人检票时打开后门方便他们逃跑。这让王冕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要照搬同样的行为体系。

  “苦不苦,只是自己的内心感受。”王冕向《青年参考》记者回忆道,“在那个阶段,我能够平静地生活,过自己认可的、有价值的生活。”

  毕业后,这个出国时抱着“给父母和自己多一种选择”想法的男孩留在了法国拼搏。一开始,他只能租高层建筑里的便宜铺位,10平方米空间里的3张上下铺住了5个人,室友多是世界各地怀揣“欧洲梦”的偷渡客,人人有自己的故事。

  还清贷款后,拿到了两个经济类硕士学位的王冕,顺利获得了中国进出口银行巴黎代表处的工作,但单调的日子让他厌倦。当初的目标已然实现,法国社会环境太沉闷,个人成长遇到天花板,都是他想要离开的理由。王冕本来有机会移民去加拿大结婚,但那个地方不适合父母,也没有太大发挥空间。

  就这样,6年来没回过一次国的王冕出人意料地回到了北京。半个月后,本来打算去东南亚旅行半年的他有了工作机会,于是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房地产公司“阳光100”。

  刚回国时,因为中文表达能力差、语速慢,王冕着实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融入过程。但一提“海归”,他就急着划清界限,“别给我扣帽子”。

  王冕不觉得自己是典型的“海归”,也没有加入什么协会,因为“生活圈子和娱乐方式都不一样”。在他看来,“海归”并没有区别于其他群体的特质或共性,反而是家境差别明显,“富二代”、“官二代”、“草根”的家庭烙印一眼便知。

  2012年,在“阳光100”工作两年后,对现有利益分配体系不满的王冕决定结束盲目的奔波,做一番“能体现自己价值”的事业。很快,能“满足自己和朋友对干净蔬菜需求”的农业进入了他的视野。

  “阿甘种菜”,要的是执著单纯、目标明确

  刚开始辞职创业时,对农业几乎一窍不通的王冕之所以选择“当农民”,有一大半原因是农业“门槛低”、竞争小,没多少资本的“草根”也可以进来。一头扎进农村后,他才意识到,看起来的低门槛其实是因为“门内门外一个样,四面透风,屋顶漏雨”,这一脚踏下去,“深及脖子,差点儿灭顶”。

  在昌平种有机草莓的一年半里,王冕大致找到了方向和出路,但没有资金施展自己的想法,甚至没少被狡黠的当地农民忽悠。当时的女友跟着他住在3间屋子的农家小院里,生活条件苦得一塌糊涂,到冬天没有取暖设施,洗澡时冷得直打哆嗦。

  创业的路从来都不好走。几十万元的积蓄砸进去后,王冕意识到自己“没能力管那么大”。2013年,他搬到了离市区更近、租金更高的酒仙桥附近。为了节省成本,他辞掉了所有工人,动员父母跟他一起种草莓,一家三口就住在大棚旁的简陋工具房里。同龄朋友们按部就班地过上了有车有房、结婚生子的安稳日子时,忙着“折腾”的王冕却跟女友和平分手。

  好在“没什么事情会放在心里”的性格使然,王冕是那种天生不会发愁的人,遇到再大的坎儿也吃得饱睡得香。虽然曾遇到严重的资金流问题,但他总觉得自己“还没真正碰到挑战”。

  回想起来,留学生涯对王冕最大的影响,在于跨越层级的交流。“外国人很简单,学生更是有很多平等交流的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黑社会、地痞流氓、联合国高官、学生、白领。”他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这样的经历让他对人性和社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创业与之相似的,也是打破本来的圈子。从田间地头最普通的农民、技术最前沿的牛人专家,再到创业圈、金融圈甚至艺术圈的朋友,王冕很快拥有了自己相对成熟的“圈子”。

  反复咨询专家、阅读国外资料、进行对比实验后,一开始摸着石头过河的王冕,将方向锁定在了他看来最有潜力的生物防治上面,并申请了多项专利,拥有了自己的核心技术。到后来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李海军、在何各庄租下了200亩的农场并逐渐被媒体关注后,他心里越发踏实笃定。

  在一篇自述的文章里,多少有点“文青范儿”的王冕用“阿甘种菜”来形容自己。“我做的事需要执著、单纯、目标明确,不一定很难,但需要付出很多。”他告诉《青年参考》,“我想得很清楚,比绝大多数人成熟。”

  情怀和利益不冲突

  3个月前,自然乐章开始赚钱了。满心感慨的王冕知道,自己的运气不错。农业盈利周期长,但空间无限大,足以改变世界。

  魏旭珂向《青年参考》记者介绍道,公司园区200多亩,棚内七八十亩是有效种植面积,63种蔬菜的产量大约可以供应300~400个用户,目前的会员有100人左右。由于产量低、损耗大、科研和物流成本高,尽管每斤蔬菜售价高达35元,但自然乐章的实际利润其实不高。

  “重视健康、有消费能力、有孕妇小孩的家庭是主要客户。”魏旭珂相信公司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环境污染严重,潜在危害多,很多人愿意为健康投入。”自然乐章过去没怎么宣传,全靠粉丝口口相传,近来也开始玩营销,运营公众号、去学校进行科普、邀请粉丝参加农药残留鉴定活动。

  用魏旭珂自己的话说,他是个“有情怀的人”。王冕则认为利益和情怀并不冲突,“大的情怀可以有利益空间,也只有有利可图的事才能让情怀实现”,足够的利润才能刺激生产者做得更好。

  在王冕看来,农业很难实现o2o的商业模式。一些知名农产品交易平台虽然有了口碑,但若无法压低成本、提高效率,就很难发展。还有一些难以把控产品品质、利润空间太小。

  此外,王冕认为在中国种粮成本太高,泰国、澳大利亚等地的农业生产成本远低于中国,牛肉、小麦、奶粉等国外大宗产品品质更好,价格还比国内便宜30%。一旦没有进口配额进行粮食保护,本土农产品几乎没什么竞争力。相比之下,不方便储运的蔬菜、鲜花等的价格不会有太大波动,这也是他努力的方向。

  “过去的第一产业太低调了。互联网泡沫褪去,实体经济将迎来上升期,包括农业在内的拥有能保值、增值固定资产的企业,会受到资金的疯狂追捧。”他告诉《青年参考》,“但熬过农业寒冬、看到黎明曙光还很远。等待市场成熟,农业生产实现规模化、现代化、标准化,不是三五年内可以做到的。”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