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故事大全>民间故事>《东北民间故事_经典东北民间故事》正文

东北民间故事_经典东北民间故事

时间:2017-08-02 10:18:02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乐平 我要投稿

  东北虽然是祖国边界,但是民间故事也很多!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东北民间故事,希望能帮到大家!

  东北民间故事:小凤仙在沈阳最后的爱与哀愁

  1949年,她隐居沈阳。成为4个孩子的继母。1954年,她在沈阳离世。

  1998年,孩子们才知道,继母“张洗非”原来就是小凤仙。

  在沈阳的大东区和皇姑区两地,找到了陪伴过小凤仙度过最后岁月的三位老人———李有才夫妇和李桂兰。

  小凤仙是李有才和李桂兰的继母,李桂兰和小凤仙共同生活了5年。三位年龄加起来已有200多岁的老人回忆着尘封了50多年的往事……

  李桂兰认为,小凤仙嫁给自己父亲的原因是,“早在建国前,我父亲李振海就是大帅府的工作人员,小凤仙总去看望赵四小姐,我父亲完全有可能那时候就认识了小凤仙。两个人有个最大的共同爱好,就是特别爱听评书。”

  1949年,丧妻的李振海娶回了小凤仙。刚进门的小凤仙立刻成了4个孩子的母亲。

  这个新过门的母亲与周围的女人有着那么多的不同,“吃穿坐行就透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李桂兰的哥哥李有才回忆说。那时候李有才20多岁,“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很少回家,和继母接触最多的就是妹妹李桂兰。”

  “爱美,整洁,不爱干活。”是李桂兰总结小凤仙的最大特点,“刚建国的时候,大家都穿得很土气,可是她特别爱穿旗袍,而且在旗袍一侧别着一个小手帕。”

  看着与众不同的继母,李桂兰忍不住好奇:“你为什么要把手帕别在旗袍旁边呢?”对于类似的问题,小凤仙只是浅浅一笑,从不作答。

  可是,总有小凤仙欲言又止的答案。“继母特别喜欢一张照片,她总是拿出那张照片静静地看,看照片时也从不忌讳我们,那是她和一个年轻将军的照片。”70多岁的李桂兰回忆,“照片里的男人很英武,肩上有着很大的章,衣服上还有很多金黄色的穗。我就问她,‘这是谁啊’,她还是淡淡地一笑回答,‘这是一个朋友’。”

  李桂兰家里的生活来源完全靠父亲在支撑,生活困难可想而知,即使这样,小凤仙依然过着悠然的生活。

  “她干得最多的活就是洗自己的衣服,从来不做饭,但是生活却很有规律,每天早晨自己出去遛弯的时候,都会在外面吃过早饭。”对于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继母,李桂兰从不敢心生埋怨,“因为无论从哪看,她都是一个不一般的人。”

  小凤仙和梅兰芳见面,证实了李桂兰的猜测。1951年初,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率剧团去朝鲜慰问赴朝参战的志愿军,途经沈阳演出,下榻于当时东北人民政府交际处的招待所。小凤仙和梅兰芳联系之后,得以见面。

  “第一次还是我带继母去的,因为那时我在政府工作,可惜第一次没有见到梅先生。第二次,继母带着妹妹李桂兰去看望梅先生。即使那次,我们也还不知道,继母就是小凤仙。不过看到梅先生对她的客气,隐约猜到,继母决不是普通人。”李有才回忆说。

  那次见面后,梅兰芳托人解决小凤仙的工作问题,小凤仙被安排在省政府幼儿园里工作。

  1954年春,小凤仙患上类似于老年痴呆脑血栓的病症。最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陪伴小凤仙的是李有才的妻子佟桂英。

  在小凤仙患病之前,佟桂英就已嫁进李家。“婆婆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也是一个要求进步的人,那时候,无论街道组织什么活动,婆婆都积极参加,有时候还拉着二胡唱上一段,宣传党的政策。”

  佟桂英同样看过小凤仙的那些照片,而得到的答案始终只是:“婆婆淡淡地一笑。”

  患病后的小凤仙,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红颜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谁也不能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邋遢女人和那个倾国倾城的小凤仙联系起来。想来,短暂清醒之间的小凤仙是无比痛苦的。

  对于小凤仙准确的死亡日期,李桂兰的回忆是,“应该是在1954年的3月份,不过,那时候我正好怀孕,所以没有去参加她的葬礼。”

  或许是50多年的时光流逝,让一段记忆变得斑驳陆离,李桂兰的哥哥就有着与妹妹不同的回忆,“葬礼我去了,父亲把继母最喜欢的照片放进棺材里,其他的都烧掉了,我记得应该是秋天的时候。”

  很难判断,小凤仙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的,自幼被卖到青楼,当然不幸,结交蔡锷,维护共和,斗智袁世凯,这些本来不应该是一个弱女子所应承但的重任。她和蔡锷之间的爱情,宛如一幅充满激情的油画,厚重而又热烈,不求被人接受,只求于己回味。

  其实,小凤仙根本不会在乎后人如何猜测她,因为早在几十年前,视小凤仙为红颜知己的蔡锷,就已经给出小凤仙和所有世人一个答案了,蔡锷送给小凤仙一副对联中这样写道:“不信美女终薄命,从来侠女出风尘。”

  东北民间故事:当东北剽悍土匪遇上日本鬼子

  在东北这块广垠的土地上,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尤其在日本侵略者造成“九,一八”事件后,大批原东北军将士,不服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的命令,脱离国民党军队,联合当地自发组织起来的民众抗日力量,英勇地进行打击,抵抗日军侵略者的斗争。由于世道混乱,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和组织,一下子发起,涌出了几百股反日武装力量,也包括了原就存在的土匪力量,东北一时成了“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的混乱局面。

  东北的土匪大致分成以下几类。

  一;纯土匪;人数不多,通常在十几二十人之间。专门欺侮老百姓,杀人放火无所不干。当地的老乡最恨的就是这种,毫无人性可讲的土匪,大点的村屯,宁可不吃不喝,省下钱来买枪组织护村队,跟这些土匪对着干,以保卫村,屯的安全。

  二;杀富济贫;这类土匪不抢穷人的东西,专找大户的地主老财,这种绺子(土匪的别称)一般人多枪多,地主老财家也有护院的,有的还在四角建有炮楼。不是人强枪多马壮,要想去砸窑(攻打地主老财家的大院),搞不好就会吃亏。一旦砸窑成功,除了存下自己必需的米,粮,弹,多下的就就地分给了四周的穷苦贫民。这些绺子的大当家的一般也是从穷人家逼上山当土匪的,一点良心末泯,在后来的年月里,有不少这样的绺子大多参加了抗日义勇军(抗联的前身)。这些绺子有时还帮穷人从其他的小土匪里,要回被帮去的人质和财物。一次双阳县的“大来好”(土匪名号,以下同。)路过一家小村的豆腐店,听里面 哭声很响,就手走了进去问;“乍地啦?”豆腐店老板说;“孙子给帮了。”“嗯,谁帮的?”。

  “是后沟的‘红山’给帮的,说要五十大洋……”。

  “他妈妈的,别哭了,我去给你要回来。”‘大来好’说着就出了门,他回到山里,带上三百多人,骑上马就奔后沟去了。

  一到后沟,‘大来好’把队伍压好,派了个崽子上山报信。‘红山’一听‘大来好’奔山来了,便急急地下山迎候。‘红山’这绺子土匪人,枪不过三十,哪敢和‘大来好’来硬的,只是满面笑容地说;“大当家的,今儿个乍有闲功夫到小弟这儿来坐坐?”。“咱也没多闲功夫,你把豆腐店老板的孙子给我,他妈的,没钱花就去砸响窑(大财主家)。人家一个破豆腐店,他妈的一年也赚不下二十大洋,你小子开口就是五十,是他妈的咱这号人干的?把孩子抱出来!”

  ‘红山’没办法,只好乖乖地把孩子交给了‘大来好’带走。

  豆腐店老板一家人见孙子平安回来了,那高兴劲儿都没法说了,一个劲地向‘大来好’作揖跪谢,‘大来好’一摆手说;“我也是土匪,可我不祸害穷兄弟,我的弟兄也一样。行啦,好好养着小崽子。”。‘大来好’说着带着弟兄们就走了,连口水都没喝。

  三;为国为民。这类绺子怎么也算是土匪呢?这不是概念上的错误,这是当年东北民间武装的一个事实。这一类绺子起局时,没有一定的政治倾向,只是图个吃喝玩乐,逍遥法外的想法。大当家的有一定的规矩,不祸害贫苦老百姓,要抢就抢大户人家,地主老财。但当日本人进占东北后,看到日本人如此残忍地杀害,欺凌中国人时,出于他们的本性和良心,用不着什么党的劝说,指导,就自发地走上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道路。当他们在打击小日本鬼子时,还经常能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于是,他们便有意无意地和老百姓的生死连结在一起了。照理他们走到这个地步,应该说是可以摆脱“土匪”的称呼了,但是,他们内部的一套却还是按照土匪的方式方法行事的,诸如;大当家的(土匪头子),炮头(带兵打仗总头目),粮台(管理弟兄吃喝衣服等后勤),水香(队伍每到一地,由水香负责安排哨兵,侦察周边地形等事务),翻垛的(要懂天文地理五行八卦,黄道吉日等等,实际上是大当家的参谋)。

  随着日本人的步步进逼,大小土匪们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

  1926年的冬天,吉林敦化,汪清一带山里一股号称‘野马’的绺子,邀请了‘老三省’绺子的大当家‘老三省’商量合作事宜,‘野马’对着弟兄们说;“咱们打着吃(做土匪)也三年了,没放过火,没杀过人,没碰过女人一根毫毛。这也算对得起天良了。现在是猫冬季节,是大家伙吃喝玩乐的季节。可日本人他妈的把山下封的死死的,今儿个我把“老三省”大当家的请来,就是想想个法子,怎么样打狗日的小日本一顿,大家伙好改善改善生活。下山去活动活动。‘老三省’大当家的,你说乍办?”

  “中,”‘老三省’点了下头说;“你绺子里有多少人马?”

  “一百二十。”‘野马’毫不含糊地说。

  “那不行,”‘老三省’想了一下后说;“要么不打,要打就打大的,延吉有小日本一个开拓团(开拓团是日本移民到中国开荒种地的日本平民,一般不配备武装,由驻军保护)。驻兵一个大队。我看把‘大来好’,‘江南好’,‘包打一面’,‘黑星’,这些绺子里的人马都叫来,加上我绺子里三百多人马,凑上千把百人,把延吉的小鬼子吃了。他妈妈的,也叫小鬼子尝尝中国人的历害。王八蛋的,要叫日本人把东三省侵没了,我这个‘老三省’还老个屁省!”。

  两人商量定当,各写书信派人送往各地绺子。

  就在27年的2月13日(农历正月初六。)清晨。

  ‘老三省’,‘野马’,‘大来好’,等绺子头脑,兵分三路,穿山越岭,悄悄地而又急急地向延吉城奔去。他们要在小日本吃晚饭的当口赶到,好打它个措手不及。

  夜色渐黑时,‘老三省’三路人马巳悄然地进了延吉城。延吉城里还弥漫着春节的浓厚气氛,时而有鞭炮声从城的各个角落‘噼啪’地响着。街头上看不见有日军巡逻的兵士,‘老三省’,‘大来好’,‘包打一面’三个绺子有八百多人,直接往日军驻防大队扑去,‘野马’,‘江南好’,‘黑星’,近五百人一路向开拓团摸去,主要是防备开拓团里有日本军人在内。

  歌舞升平的延吉城里,日军驻防大队内的地炕上面,一些日本兵喝高兴了,脱了衣服在跳舞,‘老三省’,‘大来好’,‘包打一面’怀抱机关枪,带着兵横扫了进去,不管死活,会动还是不会动,一律叫后面的崽子统统补上一枪。日本兵投降也来不及了。

  二十分钟,战斗结束了。

  几个大当家的一清点战果,计;

  一;歼灭日军二百五十六人。

  二;缴获野炮六门。轻重机枪各六挺。

  三;手枪,步骑枪二百七十支。军刀七十五把。

  四;军马七十六匹,弹药六十箱,钢盔二百七十顶。

  五;烧毁军营一幢。

  这一仗震惊了日本东北陆军司令部,使得以后的日军再不敢以小队出动打土匪了。开始了以招降的办法来对付山里的抗日土匪。

  东北民间自发拉队伍打击日本鬼子的故事很多,只不过抗日战争胜利后,有的参加了人民军队,有的跟国民党走了,还有少许还是上山当土匪了,当土匪自由。

  点击下页查看更多东北民间故事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xuexila888@qq.com,我站将及时删除。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