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故事大全>民间故事>《农村民间故事会_农村民间故事会在线阅读》正文

农村民间故事会_农村民间故事会在线阅读

时间:2017-07-31 08:54:31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志峰 我要投稿

  一个个生动有趣的农村民间小故事,每一个小故事结尾都会有一些道理性的话语,可以慢慢的教育儿童学会很多道理,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农村民间故事会,希望大家喜欢!

  农村民间故事会篇一

  清朝咸丰年间,胶州城出了个妙手回春的神医,不但轰动了胶州湾,还轰动了京城,轰动了皇宫。这神医姓匡,名懋忠,字砚农。是个囊过萤、映过雪的读书童子。

  见乡里邻舍不少穷人得病,缺医少药,痛苦不堪,他便改行学了医。白天,他跟李时珍学样,攀悬崖,挂峭壁,尝草根,采草药,吃尽了百般苦。夜间,他把一口大缸灌满清水,放在院里,映着天上水中两轮明月光,读《本草钢目》读到公鸡啼鸣,不怕口渴嗓子乾。他边学边行医看病,边行医看病边学,几年工夫,便医术大进,成了道传路颂的活神仙,百病一把抓。耳听一片赞扬声,他并没飘飘然忘乎所以,而是忧心忡忡,常为碰上疑难病症,束手无策,不能帮病家解除痛苦而不安。他听说京城是藏龙卧虎之地,高明医家甚多,便起了寻师访友之念,想多学点治病救人的真本事。

  恰好他哥匡懋敕在北京一所私塾教书,他便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地投奔了去。刚落脚,还没来得及外出寻师访友,切磋医术。恰逢他哥教的一个读书童子的妈妈,得了个昏睡病,不知吃,不知喝,懒得梳,懒得洗,成天背着铺炕,一味贪睡。请过三个医生,求过三个神婆,不但没见强,那病反而越治越沉重了。病急乱投医,那家听说匡先生从山东来了个兄弟懂医道,就登门把他请了去。

  他只望了望病人的气色,号了号脉,啥也没问,就抓起毛笔,刷刷开出个药方。只一付药,就把那麻缠了人半年的昏睡病,扯着丝头给抽走了。你道那读书童子的妈妈是谁?原来是个经常进出皇宫的巧手女裁缝。她病好之后,吃得红润润,穿得光鲜鲜,细梳洗,巧打扮,象风摆柳似地飘进了皇宫,舌头尖上抹蜜,出口就把匡神医夸了个神乎其神。

  无巧不成书,正逢上咸丰帝宠爱的懿贵妃(就是后来统治咱中国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得了个疑难病症,卧床不起。头一位太医进鹿茸,二一位太医进七叶老山参,三一位太医进灵丹,四一位太医进仙药,可惜都不对症,把懿贵妃医得病体恹恹,一天重似一天。咸丰是个贪图享乐的甩手皇帝,眼瞅着个如花似玉,代他理政的好帮手用不上,急得团团转,抓耳挠腮,大骂太医无能,净是些混皇俸的吃货。恰在这时,进来个贴身太监向他献殷勤,说是从山东胶州民间来了个匡神医,善治疑难病症,如扁鹊重生,华陀再世,何不叫进给贵妃娘娘诊诊玉体。咸丰虽不大信,还是点头应允了。

  匡懋忠应召进宫,提出了两项请求,一是要隔着珠帘,望望贵妃娘娘的气色,一是要隔着珠帘,亲手给贵妃娘娘号号脉。咸丰帝闻奏心头不悦,略微忖度了忖度,才破例吐口答应了。嘴上没说心里话,好你个胆大包天的走方郎中,你若果有真本事,治好朕爱妃的病,算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若没真本事,治不好朕爱妃的病,算你流年不利,朕定把你这胆敢欺君的奴才,喝令绑出午门,开刀问斩。

  匡懋忠隔着珠帘望了望懿贵妃的气色,伸出三指号了号脉,微微一笑,说:“贵妃娘娘得的不是病,是喜,不治自愈。吃点安胎保胎药,就万安了。”

  不久,懿贵妃果然生下一子,就是穆宗,也叫同治,慈安和慈禧两太后垂帘听政时,抱坐在龙廷宝座上的那个小皇帝,就是他。

  匡懋忠因医道神奇,得到咸丰帝的赏识,赐给他一个五品文职官衔。后来,他不忘初衷,在京寻师访友,学到不少秘方验方,便上书苦苦辞去官职,又回到了民间,行医散药,治病救人,给乡里乡亲免了不少灾,造了不少福,匡神医的名声如雷贯耳,越传越响,越传越远。

  农村民间故事会篇二

  南哨这儿,敖木伦河西岸的草滩开荒种地以后,人们没处放羊砍柴,都要到河东岸的南山上去放羊和砍柴。

  有个叫乌力吉的小昂嘎,天天都要到河对岸去砍柴。有一天,他从山上砍柴回来时,河水涨高了,漫过了搭在河上的一条独木桥,走到河中间的时候,他砍柴的斧子掉到河里了,乌力吉急得哭起来。

  乌力吉人还小,背上背着柴火,搭桥的地方水又深又急,乌力吉下不去,也不敢下水去捞,没有斧子以后拿啥砍柴呀,乌力吉只好哭。

  正这时候,桥上出来个白胡子额布根,额布根忙上前接过乌力吉背上的柴火,把他接过河。额布根问乌力吉为啥哭,乌力吉说他把斧子掉到河里了。额布根忙说:

  “别哭,别哭,斧子掉河了,捞出来不就得了吗,哭啥呀!”

  额布根说着,就跳进河里,游到河中间捞起了一把银斧子,递给乌力吉说:

  “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一看就不是,忙说:

  “尊敬的额布根,这是银斧子,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没说啥,又游到河中间,捞起了一把金斧子,递给乌力吉说:

  “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忙说:

  “尊敬的额布根,这是金斧子,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还是没说啥,又游到河中间,捞起一把铁斧子,递给乌力吉说:“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一看就是,忙说:

  “是我的斧子,是我的铁斧子,尊敬的额布根,我该怎么感谢你呀?”

  白胡子额布根笑了,拍着乌力吉的肩膀说:

  “好一个诚实的小昂嘎,你叫什么名字?”

  乌力吉忙说:“尊敬的额布根,我叫乌力吉,就住在河这岸,请你到我家里做客吧!”

  白胡子额布根笑呵呵地说:

  “我知道你叫乌力吉,也知道你就住在河这岸。”

  乌力吉问:“你怎么知道我叫乌力吉,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儿?”

  额布根笑呵呵地说:

  “我天天看见你上山砍柴,我怎么能不认识你呢。回家去吧,阿爸阿嬷等着你回家呢。”

  乌力吉谢过白胡子额布根,背着柴火回家了。

  乌力吉回到家,把这事对阿爸阿嬷说了。阿爸阿嬷说他做得对,夸他是个诚实的小昂嘎。乌力吉问阿爸阿嬷认识白胡子额布根吗,阿爸阿嬷说,白胡子阿布根住在山里,是最受人尊敬的山神。

  乌力吉把这事也对小伙伴们说了,有的说他们也想见见额布根。有个叫扎拉亥的小昂嘎,平常又精又怪,就对乌力吉说:

  “你可真是个傻瓜,金斧子银斧子你都不要,还要你那个铁斧子,真是个傻瓜。”

  扎拉亥也是个放牛的小昂嘎,整天赶着牛过河到南山上去放牛。听了乌力吉的事,他就动了心眼,他想得到一把金斧子。

  第二天,他不放牛了,拿着一把铁斧子过河到南山砍了一捆柴火背回来。走到河中间,故意把铁斧头扔进河里,站在桥中间哭起来。

  白胡子额布根真的来了,帮他背起柴火,把他领到河岸上,问扎拉亥说:

  “你怎么了,为什么站在这儿哭哇?”

  扎拉亥说他的斧子掉到河里了,他丢了斧子,以后咋砍柴呀?

  白胡子额布根说:

  “别哭了,我去给你捞上来。”

  说完话,额布根游到河中间,捞起一把铁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不就是你的斧子吗,拿着回家吧。”

  扎拉亥接过一看是他的铁斧子,就顺手扔到河里,摇着头说:

  “这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又游回河中心,捞起一把银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是你的斧子吗?拿着回家吧。”

  扎拉亥接过银斧子看了看,摇着头说:

  “这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又游到河中心,捞起一把金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是你的斧子吗?”

  扎拉亥一看是把金斧子,没等额布根递给他,就一把抢过来说:

  “是这把,就是这把斧子。”

  扎拉亥拿起金斧子,跑着回家了。白胡子额布根看着他跑远的背影说:

  “唉!这个小昂嘎,这么小就这么奸诈,长大了会怎么样?祸害呀!唉!”

  扎拉亥拿着金斧子回到家,他的阿爸阿嬷都夸他们的儿子有本事。

  第二天,扎拉亥上山放羊回来,又路过这条独木桥。他得了一把金斧子,乐得直撒欢,过桥时,走到桥中间,正是河中心,独木桥突然就断了,扎拉亥掉进河里,跟前没有一个人,也没人救他,扎拉亥被卷进漩涡冲走了。阿爸阿嬷哭天喊地再也找不到他们的扎拉亥了。

  农村民间故事会篇三:替你美言

  西屏乡处在沙漠边缘,上级每年都拨专款,支持他们治理环境,可乡里没把这笔钱用在治沙上。如今人家要来检查,这可如何是好?

  吴乡长立即召集人员,交代对策,说:“按过去的招数办!拿酒狠灌,猛塞红包!”下属听了都点头,以往多次都是这么成功地糊弄过去的。

  可这次的检查组却不吃这套,给酒,不喝;送红包,拒收,到了就要立即去检查治沙情况。

  检查组不看别的,直奔向标志树。

  这标志树大有来历。几年前,吴乡长代表西屏乡与上级签订责任状时,在沙漠边缘当众栽下了一棵胡杨树作为标志树,并信誓旦旦地表示:“从现在起,绝不让沙漠再向前一步。如果沙漠越过这胡杨树一步,我这个乡长就立即辞职。”所以,如今只要看一下胡杨树的位置,治沙工作是否到位也就一目了然了。

  對此,吴乡长并不惊慌,为防前两招儿失灵,他早已做了准备。每年他都会派人把标志树往里挪,让它与沙漠边缘保持一段距离,以体现治沙成果。果然,检查组一看标志树,就感觉西屏乡治沙确实挺有成效的。

  这当口,一个老农赶着一群羊从树下经过,检查组组长见了,便跟他打招呼,说:“老乡,你可感受到了这防风治沙的好处?”

  老农耳朵背,打岔说:“你说好树?是呀,是好树!大伙儿都说这树命大抗折腾。这几年,年年都挪窝,一点儿没打蔫。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吴乡长派人一次次把它从沙堆里救出来,它肯定早死了。”

  点击下页查看更多农村民间故事会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xuexila888@qq.com,我站将及时删除。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