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故事大全>励志故事>《辍学创业的故事》正文

辍学创业的故事

时间:2016-10-25 11:18:52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志峰 我要投稿

  并不是拥有高学历的人才可能会成功,成功的途径有许多。辍学创业故事不知道您听说过没。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辍学创业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辍学创业的故事篇一

  我叫涂宏刚,于1975年出生于166团五连的一个工人家庭,目前事业上也算小有成就,回忆一路走来的历程,感慨万千。1992年由于家境不好,初中没毕业的我就辍学来到塔城打拼,原因非常简单——不喜欢听见父母在耳边不停地唠叨,一心只想脱离父母的管束。

  我想挣钱,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创业的路程并不是我幻想的那样一帆风顺,相反非常的艰辛。记得刚离开家的时候,我先卖过菜,卖菜是一桩辛苦的差事,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得起床,饿着肚子到市场去批菜,然后像黄牛一样套上沉重的负荷,伴着推推车吱吱的响声,划破了黎明前最后的宁静。之后就开始了一天的吆喝,夏天脸上滚落着豆大的汗珠,身上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湿透。冬天满手都是冻疮。就这样每天挣来的钱也只够维持基本生活,我熬着、扛着、顶着,心里一直想着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就会好的......

  由于长时间的体力透支和营养不良,最终还是住进了医院。远在166团五连的妈妈为了给我送钱治病,早上天不亮就出门了,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步行了6个多小时,辗转坐上了线路车,到医院已是下午五点多,妈妈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儿子不怕,妈妈给你送钱来了”我的泪水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落下,哭的像个襁褓中的婴儿。

  那时,我在心里就默默发誓一定要扛下去,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后来,我又摆过台球案子、打过短工等等,直到学会了电焊,开了第一家自己的小作坊——制作门窗,赚到了第一桶金,就这样平平稳稳经营了五年,有了一定的积蓄。但2000年一次错误的投资使我变得一无所有,外债高达500多万元,一度想要放弃的我想到了年迈的父母,就想一定要扛下去。

  2001年我又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干起了老本行——制作门窗,记得那时跑业务全靠自行车,一骑就是几十公里,到了地方要是人不在,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还经常被人轰出来,每当这时候,我就默默地对自己说:“涂宏刚,你行得”。就这样我坚持白天跑业务,晚上加班干活,有时候一干就是半夜,看着事业一点点变大,再苦再累都不觉得。我没日没夜,一坚持就是十几年,直到现在有了自己的4个企业(塔城市万祥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塔城市北园生态园开发有限公司、塔城市龙金塑钢门窗有限公司、塔城市大唐传媒有限公司),并都任董事长。

  我想说只要坚持,永不放弃,心中的目标就会实现。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创业,其实我们都是在讲一件道理,就是活着、更好的活着,活到我们想要看到自己最满意的那一天。

  在兵、师、团党委的大力支持下,我现在又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三次创业,就是162团一连欢乐谷,总投资预计5亿左右。我搭建好了平台,希望有志青年和我一起进行创业,朋友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辍学创业的故事篇二

  不是老板椅太大,而是陷在里面的人过于瘦小,顼世栋从父亲的办公桌后面弹起来,"还是我的椅子舒服"。

  这个21岁的小青年喜欢开车,也喜欢美食,会驾着自己的凯迪拉克一口气跑俩小时去中意的馆子吃鱼头。他的父亲是位成功的商人,但并非是他可以随心所欲吃鱼头的原因。也许5年后他的财富和影响会超越父亲,这将成为他向父亲致敬的最佳方式。

  发生在这对父子身上的有趣故事,因为暗合了企业家们对子女的教育和财富传承这样的话题,而变得生动起来。父亲为儿子搭建了一个远高于自己的起点,并从感性和理性上培养儿子的商业思维,而儿子选择了辍学、创业,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国际化团队、新的商业观--21岁的儿子已经继承了父辈商业上的基因。

  辍学

  在江苏常州这个闷热潮湿的清晨,按照母亲的规划,顼世栋应该行色匆匆走在位于某个遥远城市名牌大学的林荫小路上。而如今,顼还在离家不远的一座写字楼里,彻夜未眠,面前一堆品牌推广计划和五颜六色的宣传页,房间里没有空调,手边一盒面巾纸是用来和汗水作战的惟一武器。

  在一年的时间内,顼世栋为父亲顼同保拉来了数以千万的订单,但他现在正为自立门户做准备: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创建的凯安斯服饰有限公司的第一批产品就将进入市场。

  顼同保1991年成立东华纺织集团,把坯布和棉纱生意在国内几乎做到极致,但直到2002年二次创业,打响"顶瓜瓜"彩棉服饰品牌,他才声名鹊起。"顶瓜瓜"每年超过500%的销售增长速度令人侧目,进入商场20年的顼同保开始频频出席各种创业论坛传经授道。

  对顼同保的妻子刘小珍来说,2002年最难忘的事并非丈夫的事业提升了一个音阶,而是儿子要给学业打一个休止符。

  高一结束,顼世栋对自己说"去创业吧,不然就太迟了"。他告诉父亲:我不想去学校了。顼同保吸完一支烟,又点燃一支,透过缭绕的烟雾,瞪得顼世栋心里只发毛,突然,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好啊,什么时候办手续?"

  但是,刘小珍却无法接受顼世栋的选择,顼世栋所就读的常州高级中学是江苏省四大名校之一,而顼的成绩一直居于班级前五名,"我希望他一直读下去,读完本科读硕士,读完硕士读博士,在最高学府,读到最高学位。"刘小珍1981年就与顼同保在河北老家经销服装,一路打拼过来,"太累了,我不希望他走我们的路。最好毕业之后考个公务员,有我和他爸打下的家底,还不能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要找一个中途辍学而最终事业有成的例子已经越来越容易,但无论比尔·盖茨还是韩寒的故事都无法说服刘小珍,"他们都不是我儿子,我只对你有发言权"。顼同保建议举手表决,刘小珍早就晓得爷儿俩一个鼻孔出气儿,根本不上这个当。

  顼世栋先斩后奏,再也不去学校了。刘小珍落了几滴眼泪,顼世栋记忆中这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的泪水,他有些惶恐,和母亲细细地谈:自己并非不喜欢读书,只是不喜欢在学校读书,而且在外面磨炼一阵肯定要再回校园。

  顼世栋开始拜访常州各家名企,顼同保在常州商界人面足、人缘好,儿子出门后他先一通电话打过去做铺垫。

  而这个17岁少年也拿出了同龄人罕见的耐心与谦虚,逐家去看,去问,了解这些企业的加工流程、部门间人员配比,晚上回来就在饭桌上向父亲请教,顼同保从不以自己的结论做为讨论的终点。

  "老顼,儿子是根好苗,"顼同保开始频频接到这样的电话,他没有告诉顼世栋,却美滋滋地和妻子讲了。"小孩子家气盛,让他玩几天吧。"刘小珍说,"他要再不吃早饭就出门,我可要找你算账。"

  赴英

  2004年秋,顼世栋赴伦敦留学,上飞机之前顼同保叮嘱:"可以打工,但洗盘子这种活一定不要干。它能够锻炼吃苦耐劳,但你接触不到打高尔夫的人。"

  顼家的财力能够支撑顼世栋轻松规划人生,顼世栋对英国排名前十位的服装公司早已了如指掌,到英国后还没有把伦敦大学的椅子坐热,就准备去接触这些大公司中打高尔夫的人,并计划成立一个服装贸易公司,但向父亲开口借本钱时,却被一口回绝了。

  "我爸爸的心理很难琢磨,无论我要做什么事他都说,'你看着办吧',但绝不会把路为我铺得太平,偶尔还会和我暗中'较劲'。"尽管顼同保在英国交游广阔,却就是不给顼世栋介绍任何关系。

  顼世栋第一次为钱苦恼,他开始尝试零成本做一桩生意,走进伦敦的商业区内一家一家服装店,推销父亲的产品,同时暗暗比较店面大小、管理方式、进货渠道。这并非聪明的做法,在一个绅士风度已经渗透入商业氛围的国家,身穿休闲服,没有提前预约就冒然拜访,被视为一种野蛮的业务方式,"NO"成了灌进顼世栋耳朵最多的单词。

  顼世栋给自己打了个包装,穿上名牌西装,带上精美的名片再次出现在伦敦商业街区,这次他顺利地越过店员直接找到经理,但获得的是更加礼貌的拒绝。

  顼世栋把在伦敦被100家店铺拒绝的经历通过QQ告诉父亲,顼同保打字最初就是"一指禅",儿子出国之后,他打字速度进步飞快,鼓励的话时常翻新,可仍然不愿意给儿子提供实质性帮助。

  在与顼世栋差不多的年纪,顼同保背了一只编织袋,从上海、江浙一带买进因款式过时而降价的衣服到石家庄摆地摊叫卖,期间的辛苦自不必言。就是两年前刚刚进入彩棉领域时,也发生过大股东突然抽板,合资公司被卖了而他这个副总裁还毫不知情的变故。顼世栋所遭遇的冷

  落与挫折,对顼同保来说还过于渺小,"让他成功不是我的目的,否则我把产业分给他一块,或者直接派最有能力的助手过去,在伦敦租一个办公室不就行了。"顼同保说真正的用意在于让顼世栋学会碰壁。

  但是,顼世栋碰壁的勇气还是超过了父亲的预期。这个毛头小伙三次拜访中国驻英大使馆商赞处,前两次差点被保安拎出去,第三次硬是成了座上宾。

  生意做了没两个月,顼同保问儿子有什么感觉,顼世栋说中国原材料成本和人力成本太低,但诚信成本太高了。顼同保心中暗喜:这小子摸到门道了。但顼世栋还有下文:集团公司内部就有人砍我一刀。凯安斯的部分产品暂时挂靠在东华生产,顼世栋一算成本,比拿到外面的工厂代工要高30%,"这里面有猫腻,说白了就是对我的挑战"。如果顼同保出面三言两语就可以摆平,但他告诉儿子,"这很正常,你自己去处理吧。"

  "不能就此把对方开除了吧",知父莫若子,顼世栋晓得父亲是在磨自己的火性,"牵涉到集团层面的关系,头脑一热带来的损失就不止那一点小回扣了。"

  实际上,顼同保在默默注视儿子的一举一动。有一次,父子两人和凯安斯营销总监马强一起上电梯,出门的时候顼同保落后一步,把马强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小马,公司有困难吗?需要帮助吗?"

  "顶瓜瓜"彩棉火了之后,顼同保应酬越来越多,但他尽量不安排在晚间,实在脱不开中途总要打几个电话回家,如果顼世栋还没有回来,他就可以多待一会儿,否则的话要力争早点"散场"。父子俩在一起不一定探讨什么问题,有时也就是打打扑克,下下象棋

  一天夜里,顼同保发现儿子失眠了,俩人坐在客厅聊天。原来不久前顼世栋在中央电视台参加了一期节目录制,结识了曾登上《中国企业家》杂志《生于'80'年代》封面文章的几个年轻人。顼世栋搬着手指给父亲算:我和他们差几岁,资产还差多少,这几年怎么布局才能超过他们。"有想法,更重要的是知道怎样把一件大事和自己联系起来。"老顼有些自得。

  成长

  真正让刘小珍觉得"这孩子"长大了,源于顼同保给儿子设置的突然袭击。

  2006年5月,顼氏夫妇与顼世栋一起参加在北京大学举办的2006创业中国高峰论坛,之前没有安排顼世栋发言,但开场5分钟后,突然把毫无准备的顼世栋请上台去。刘小珍从没见过儿子在公共场合发言,而且话题是他根本不曾遇到的融资问题,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没想到顼世栋侃侃而谈,剑走偏锋,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起了"利用人才来融资",而且包袱不断,短短三分钟引来了四次笑声。

  "我母亲老觉得我没文化,在她的观念中,没文凭就是没文化。这次下台之后她对我父亲说这孩子'还是有点文化的'。"他们母子还不知道顼同保早已被告知大会上将有顼世栋的演讲。这次考验之后,顼同保也开始从对等的角度思考儿子的意见

  每天早晨用英语开会,周末组织郊游,还有自己的歌手,凯安斯这个团队让顼同保感觉新鲜。管理方法上父子时有分歧,但顼同保发现自己被说服的次数越来越多,"对他的观点甚至有些依赖了。"

  顼同保性格温和,集团里普通员工也可以随时找他聊聊,但有时与下属意见不一致,他也会采用强制性手段,用结果来证明自己是对的。

  "我们这一代做生意的人,差不多在内部的威信都是这样慢慢培养起来的。"

  不过,他发现顼世栋总是采用说服的方法来化解矛盾,而且很少认为员工做错了事,仅是说"我们想法有差异",顼同保感觉比自己的手法更高一筹。

  在生产管理上,顼同保建议凯安斯这一块可以做大,搞大规模的服装工业园正是他和同行从实践中总结出的最有效的做强方式。而顼世栋的看法截然相反,他认为应该建立100人一小块的生产连锁。生产连锁的概念顼同保闻所未闻,又没见哪本教科书写过,顼世栋却拿出了一套自己的模型,"我还真当回事了,琢磨了一个多月。"

  但是,顼世栋不会在非家庭环境向父亲提意见,而且也不允许凯安斯员工在公共场合评论东华纺织集团的管理。"要尊重爸爸的权威,另外我们自己还没有做好,评价集团也会引来闲话。"

  顼世栋是顼同保次子,哥哥顼栋在加拿大读书,喜欢开飞机、潜水,志向是进入投行工作,"打虎亲兄弟,将来一个搞投资,一个搞实业,完美搭档。"顼栋并不介意弟弟出了更多风头。

  顼同保45岁,正当盛年,自己的事业还未达顶峰,更没有想过继承人的问题,但对儿子财富观的培养从生意刚起步就已经开始了。两兄弟个子还没有桌子高的时候顼同保就带着他们出席各种商业场合,而且会询问他们对别人的看法--"你们觉得今天见的那个叔叔怎么样?"

  "说真的,他(顼世栋)还想将来收购我呢。"顼同保对这一天似乎有点期待。

  "我没那么说过,真的。"顼世栋挠了挠头皮,像听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笑话。

  辍学创业的故事篇三

  当年考上高中后,许前因为家里拿不出600元的学费,不得不选择了辍学。在辍学的第二年,她来到大西路邮局做起了卖邮票的临时工,但是3年后,因为文凭不达标,许前被迫下岗了。“上学没有条件,打工都嫌文凭低,我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下去。”当时,年仅20岁的她对前路充满了迷茫。

  一个偶然的机会,许前进入张家港一家生产医疗器械的校办工厂打工。进厂后不久,她就发现,当时全国生产医用高分子导管的企业仅此一家,产品供不应求。“当时我就想,既然产品这么畅销,我能不能也办个工厂生产这类产品呢。”此时的许前,萌生了自主创业的念头,带着这样的想法,她把厂里的工序都干了个遍,当她掌握了所有的工艺流程后,许前觉得自己创业的时机到了,于是她辞去工作,回到了老家。

  可是创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谓是困难重重,尤其她要做的又是门槛很高的医疗器械产品,摆在许前面前的,首先就是资金关。“我动员父母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又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然后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然而,许前的举动,却换来了母亲的不解,一直务农的母亲认为,一个女孩子家安稳地找份工作,然后嫁个好人家才是她应该走的路。幸好在父亲的支持下,许前继续着自己的创业梦想。

  按照国家规定,医疗器械产品生产企业必须要有达标的净化车间,可是以许前手上的资金,哪有能力去建呢?镇党委和政府在许前创业遇到困难之时帮助她征了4亩地,贷款资金130多万元。到2001年,厂房新建完成;2002年,许前终于通过江苏省药监局批准拿到了生产许可证和产品注册证。为了表示对父亲的尊重,许前以父亲的名字命名了自己的医疗器械厂。

  创业路上的艰辛

  厂子建起来了,马上就面临产品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生产的就是和以前我打工的那家厂一样的产品,但我觉得企业要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产品。”新产品从哪里来?买现成的专利手中没那么多钱,凭自己的文凭搞开发听起来像天方夜谭。“怎么办?”许前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靠自己。于是她花大量的时间参加各类学习培训,通过自学,先后拿到了大专和本科文凭,还拿到了国家内审员资格证书。

  “我们的产品主要是针对肾脏移植和膀胱切除手术的,是植入人体内的,肯定需要大量的临床试验。”想要研发产品,就要和知名的医院打交道。这些权威的医院远在北京、上海、西安等地。从2006年开始,许前一次次地跑各大医院,联系专家。被回绝,甚至被拒之门外,她不气馁,在她的坚持下,一条研发之路终于打开了,让她得以向专家请教医疗器械产品的风险和需求,并进行长期的临床试验。她先后开发了4种新产品,全部通过省药检所检验。前年和去年,她分别研发出了尿动力测压管和直肠测压管,填补了目前国内的空白,并获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和发明专利。“我一个辍学的人,现在也能发明新产品了。”研发的成功,让许前十分自豪。目前,她企业中已经有专门的研发团队,和权威医院建立了合作研发的模式。

  产品是生产出来了,但好景不长,销售又成了“拦路虎”。“因为是新产品,很多医院连试用的机会都不给我们。”为此,许前十分着急,有一次,她了解到扬州有一家业界很有名气的医疗器械厂,许前就想去“取取经”。然而,她第一次去,就因为是同行而吃了“闭门羹”。第二次去扬州,对方老总外出了,在等了三个多小时后,被告知要下班了,她只好无奈地回来。“那时候我还没有自己的车,每次都要先坐车到镇江然后再转车去扬州。”心有不甘的许前第三次再去时,老总正在开会,“当时心里面很不安,但我又不想放弃。”在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后,老总散会后看到了还在坚持的许前,终于被她的坚持打动了。

  “他告诉我,要想把企业办好,首先要保证产品质量,其次要加大宣传力度,最后要做好售后服务。”在传授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后,这位老总被许前的创业热情打动,决定帮她先代销产品。不久以后,许前的产品打开了销路,她和这位老总也成了商业上的挚友。

  坚持为贫困学生捐资助学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许前又通过网络把产品推向了市场。目前网上的销售量已经占到了全部销售量的四成。经过不断的努力,许前厂里的员工由原来的3、4人发展到现在的40多人。

  多年来,许前始终不能忘记当年因为600元而辍学的往事。她坚持为贫困学生捐资助学,资助茅山老区的教育事业,遇到镇上修公路、搞建设,都在第一时间出资赞助。

  “没什么大道理,就是希望少一点像我这样因为几百块钱而辍学的孩子。” 而她也先后获得了市、区两级授予的“十佳创业好青年”、“镇江市大爱之星” 、“镇江市十佳创业典型” 、丹徒区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等荣誉。

  面对未来,这位执着而坚定的女性希望能研发出更多新产品、能够申办成高新技术企业、带动更多的人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xuexila888@qq.com,我站将及时删除。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