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励志 位置:首页>励志>高三励志>《高三复读励志文章_高…》正文

高三复读励志文章_高四励志文章

学习啦【高三励志】 编辑:鸿宇 发布时间:2016-09-28

  每一个选择高三复读的高四学子都是真正的勇士,那么高三复读励志文章都有哪些呢?一起来看看吧。

高三复读励志文章_高四励志文章

  高三复读励志文章:高四,注定飞翔

  我从此知道,我所面对的一切都不是选择,而是命定。像物种起源的法则,所有的生命都必须从水开始;像泥土里生长的蚯蚓,它只能在潮湿的泥土里像根一样地寻找生命。我也同样,那个叫“慕云峰”的人,他在我生命中的出现,注定了我停止不辍的高考之路。

  一切都要从我的第二次高考落榜开始说起。得知分数那天,天空很苍白,纯净成一个空洞。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没有表现得太过于伤痛,因为从我感触到成绩单上那个分数的气息开始,我已明白,再一次,我对上大学所寄寓的努力连同希望都已掷为乌有。对于这个问题,我备感千万分的无奈和绝望:为什么有的人只要考一次就考上了大学,而我考了两次却还是没考上?随后,我毅然绝然地离开了学校,辍止了十多年来的读书生涯,进了郊区的一家小钢铁厂,在电炉车间当了一名电工,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是谁说过,上帝不会特别宠爱你,也不会绝情地抛弃你?因为既没学过相关的专业技术知识也没工作经验,最初,我在钢铁厂做的是最简单也是最累的工作,扛机器配件、搬电缆……这些让我获取的报酬是一日果腹的三餐和15元人民币。大概是高考的两次失败对我侵蚀太深的缘故,数月的付出让我手捧几张纸币时,我竟然在心里蓄满了感动。

  那感动带着一种悲哀的幸福溢满了心胸。之后,在日复一日的劳碌中,我越来越安于这种自感幸福但其实是少得可怜的所得,随着时间的推移,梦想一天天地在卑微中萎缩,我不敢再衍生什么勃勃野心,因为对于两次高考都失败了的我来说,愿望的美好只会加剧我灵魂的痛苦。于是,在混混噩噩的日子里,我安于现状踽踽爬行。

  钢铁厂车间里的那些与我共事的工友,有很多是同我相等年纪的小青年,由于家境贫寒以及其他种种原因,他们有些初中刚毕业连高中都还没上就出来打工养家糊口了。因为听说我是惟一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每每闲聊之时,这些人总会兴致勃勃地问我一些与高考相关的问题,诸如复习苦不苦、考大学难不难之类……说实在的,我一点也不愿意和他们再谈及这事,复读了两次,当我再回想起这两年所走过的路时,我的心总是被一种带有血腥的味道所充满,那些见缝插针的念头即便是在睡梦中都要搅得你战战兢兢,那些惊恐的眼神,那些小心翼翼呵护着生怕被破碎其实早已是破碎了的自信心,有时,就是站在最明媚的阳光下,还是可以无比清晰地看见压在自己身上那块巨大的阴影……当我把这一切半明不白地都告知他们时,有的兄弟会拍一下我的肩膀以表对我的同情,有的会叹一口气以示对自己没读高中的侥幸,而我的嘴里这时也会顿时涌上一股浓浓的苦味,为了不让他们看出我的不轻松和不愉快,每次在应付完这事后我只牵强地笑了笑,掉头就走。

  有一个人,在大伙都为我那艰涩的、不堪回首的高考经历而鸣不平时,他总是站在一旁淡淡地笑着,向我投来一丝不一样的目光,那目光里既没有同情,也没有侥幸,这个人就是“书袋子”慕云峰。大伙管这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叫“书袋子”,那是因为他一天都晚,只要是没活干的时候就总会捧起一本书来看。我不知道那些书对他来说何以有着这么大的吸引力,起初我想或者也只有是些武侠、言情之类才会这样的。大概是过了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晌午,吃完饭后我在宿舍里闲着没事干,想着要找点什么东西来消遣消遣,当我从慕云峰的枕头底下抄出一本名为《高考复习总攻略》的书时候,我简直傻了眼,“怎么,你想自学考高考?”

  “书袋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轻轻地说:“是的。”

  “可是你知道吗?这很难,我考了两次都还没……”

  “我考了三次了。”他笑了笑,竖起三根手指,然后像个没事人似的捧起一本书又看起来。

  自从得知“书袋子”有着和我一样的高考经历时,我便和他变得很亲密了。慕云峰告诉我说他是从安徽的一个小山村出来的,自从第一次高考落榜后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他曾经辗转在好几个城市求生,在工地里做过民工,跟别人卖过盗版光碟,还当过饭馆里的服务员……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着最简单的生存,露宿街头、忍受饥饿,可这些都没什么,最让他不堪容忍的是来自城市人的鄙视和辱骂,慕云峰说自己就是没办法承受这些才决意要上大学的,如果不能寻找出路对这样的生活“突围”,就永远只能承受来自它的荼毒和抽打。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在童年时我玩弄过的一条蚯蚓,不管我怎么肆意地捏弄它、摔打它,它都默然接受,即使把它掐成两段,但还是依然在顽强地探寻着各自生命的方向。而慕云峰就是那条蚯蚓,虽然很疼,也流血,但仍倔强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生命的方向。

  一次,我和慕云峰坐在工厂外的沙滩上晾太阳,我问他:“你说为什么有的人只要考一次就考上了大学,而像我们,一样认真地学习,最后为什么,却总是没考上呢?”慕云峰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很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指着前方对我说:“你看那些在海边争食的鸟儿,当海浪打来时。小灰雀总能迅速地起飞,它们拍打两下翅膀就飞入了天空,而海鸥总显得非常笨拙,它们从沙滩飞入天空总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然而,真正能飞越大海,横过大洋的还是它们。”慕云峰的话,刀锋一样直刺我心底最疼痛的地方,刹那间,我禁不住泪流满面。那夜我久久地坐在窗前,月光下的海鸥,它们的羽翼映出异样美丽的光辉。

  2003年11月13日,那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雪,很多工友在做完了自己的活后都提前下班回宿舍烧炉子取暖去了,整个车间只剩下极少的几个人。慕云峰到开着的轨机上修一根电缆,突然,只听到他凄厉的一阵叫喊,原来,他被轧机轮子扯住了棉衣,等我闻声冲过去的时候,他的一条胳膊飞出来,接着另一条,然后是脑袋和一条腿……我吓呆了,眼睁睁地看着轧机就这么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轧死,这时候车间里静得可怕,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我只听得到自己的耳朵在“嗡嗡嗡”地作响……

  慕云峰走了,在生命通往死亡的路途上,一个21岁的小青年怀抱着他未能完成的心愿离开了人世。当我为“书袋子”清理他的遗物时,从他床下放衣物的一只小木箱里看到一篇他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文章,文章是方方正正地折起来放在一只白信封里的,我打开来看,那上面报道的是一个在广东的打工妹通过自学,历经四次高考终于考上中山大学法学系的故事。那一瞬间,我的眼泪狂涌而出,这……这也曾是我的梦想啊!

  “如果不能寻找出路对这样的生活‘突围’,就永远只能承受来自它的荼毒和抽打”——至此我才从慕云峰的话里深感到,安于现状,它会用看似温和而实则冷酷的方式耗尽我的一生,木然于对梦想的追求,我则要在它的股掌间承受这场平庸困乏的人生苦役。慕云峰的死带给我的影响是巨大的。2004年初冬,我终于决定重回到我的起点,再一次选择了对高考的“突围”。

  现在我再也不必担心我能不能考上大学了,我也再没有去追问那个曾经我为之深深困扰的问题,因为去年,我已经凭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我所梦寐以求的华东理工大学,一偿我多年来的夙愿。2005年暑假回家,我的母校请我给我的师弟、师妹们作一个报告,我给他们讲了这段长达三年的高考经历,和一个名叫“慕云峰”的人的故事。

  高三复读励志文章:高四,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We are arriving at 北京大学东门 station.”我把双手插进裤兜,走出地铁站。大人们说把手插进裤兜是在装酷,其实对于在孤独中执着行走的孩子来说,我们只是贪恋裤兜中惟一的一点温存。从东门取了车,飞驰在燕园里,博雅塔、图书馆、百年讲堂……曾经日思夜想的地方,如今只是匆匆掠过我的肩膀。上了北大,时常会接到学弟学妹们从家乡的来电,主题无非是怎样才能考上北大云云。“能吃苦。”开场白总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高考可是甘苦自知的事,不同的是,这苦我比别人多吃了一年。

  落榜 偶失龙头望

  2008年6月,我背负全家人的期望参加高考。569分——第一次高考,我以一个上不了北京任何一所重点大学的分数草草收场。外婆告诉我,八岁那年,别人问我长大以后想干嘛,我总是嘟着小嘴说我要去北京上大学。这是家人时常在饭桌上提起的桥段,想不明白一个八岁的小破孩儿哪里来的“去北京上大学”的概念,我只是想为这个桥段续写一个完美的结局。

  填报志愿那天我缺席了,跟父母要了一千块钱,花了三百多买了一张去苏州的车票,直奔寒山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那年诗人张继进士落榜,失望之下来到苏州,遥望夜色中的枫树古桥,发出这流芳百世的吟叹。我走在苏州城静谧的夜色里,体恤着与古人如出一辙的心境,回想自己过去备考的一年——由于基础不错,上半学期过得还算顺利;下半学期开始变得紧张焦躁,一模失败后的心灰意冷把我推入谷底,二模的翻身仗也打得不漂亮,最后迎来自暴自弃的高考。在路边的小摊随手买了一本寒山寺的小册子,从介绍张继的书页里的一句话我得到了慰藉,“落选归乡后,张继再战,终登天宝进士第。”我把小册子揣入口袋,决定再度走进风雨。

  书信 西南望京城

  没跟父母商量,仅凭白羊座的一时冲动,我又回到了高三的教室里。教室换了,堆积如山的课本却还在;同学换了,埋头苦读的架势却依然;老师换了,谆谆教诲的言语却没变。高三第一次期中考试,我忽地一下排到了年级第一。这样的结果没有给我带来半点的喜悦。

  从苏州回来以后,我推掉了所有的同学聚会,当曾经的战友们都在把酒饮欢庆祝胜利回忆高三憧憬大学的时候,我躲进了自己的小屋里,翻看高三一年积累下的卷子。试卷们堆得足足有半个人这么高,我把错题全挑出来,重新做一遍,发现哪还有漏洞马上看书补救。就这样,我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把以前高三没时间弄明白的知识过了一遍,而且我比现在的同学多读了一年,考年级第一是理所应当。

  新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得数学者得文科天下”。我数学很好,其他科基础也不错,考个北大清华是很有希望的。我只是淡淡一笑轻轻点头。与新班主任谈话后,我的压力更大了。我的高中虽是省重点,但文科却不是强项。去年学校整个文科班没考上一个清华北大,复读的最好成绩也只上了对外经贸大学,北大谈何容易。

  看到校内上同学发的大学生活照片,想到父母虽嘴上不说却藏在心底的期望,忆起去年单调的煎熬,我开始怀疑最初的选择,当初还不如上个不错的二本,何必心念着北京。复读的一年学习依旧紧张,但我每月都会抽出时间跟远在北京享受大学灿烂生活的竣竣保持着原始的书信联系。

  她在信里提到五道口大学城,说她那低调而不妥协的可爱信纸是在“光合作用”买的,她在Lush的柔软音乐里和着午后的温热给我写信。她在五道口得到的第一个生日蛋糕是“多乐之日”,她说还有一家小店叫“红英”,那里的衣服风格得令她牙痒痒却又买不起。我藏在高高的书堆后,读着她的文字,想象着传说中的五道口。这样愉悦的文字,日后被我们称作“爱五道口主义教育”。正是这些其貌不扬的平角信,给了我坚持下来的理由。

  夜幕 有梦无人省

  高四的考试一如既往的多,像冰糖葫芦似的一个接着一个,我的成绩也仿佛纳斯达克指数一样,有起有伏。不过与去年焦虑不安相比我显得淡定了许多,无论成绩是好是坏心里总是波澜不惊。我学会了在周围同学都抱怨卷子太难时,把分数丢在一边,拿起卷子分析错题。经过一次高三,我深知人生的起起落落实属正常,况且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也就不必太苛求。

  生活很单调,有时候走入人群,虽是熙熙攘攘却依然感觉孤独。有时心里压抑很久却不知找谁倾诉,想跟同学诉诉苦却又怕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想对父母说却害怕他们会过度担心彻夜不眠。学校有个十一层的教学楼,楼顶上有个小天台,几乎每次考完试需要宣泄情绪,我都会等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走上去,俯瞰霓虹闪耀的城市夜景,仰望头顶灿灿的星空,把那些不愉快的小情绪一吐为快。就这样,那个十一层楼顶的小天台藏着我的许多秘密。

  每到夏天,南方的城市总有湿润的空气,站在楼顶,风吹起来便会有和风扑面,耳机里是Tori Amos的声音,柔和而有力。我眺望着远处高楼的灯光,心里默念,有哪一盏灯光是属于我的呢。

  萧郎 此兴生难遏

  为了方便高四的同学快马加鞭,学校把一层的教室设置为了通宵自习室,节假日不休。每天下了晚自习,我还可以到自习室学上几个小时。为了不失去做题的感觉,大年三十那天,我还是风雨无阻地来到自习室。车筐里载着满满的书,我骑着小捷安特穿过冷清的街道来到学校。我以为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勤劳的小蜜蜂了,但是没想到三排靠窗的位子早就有人了。

  我佩服地惊鸿一瞥——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镜片却遮不住他眉宇间气宇轩昂的神态,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另一手拿笔演算着习题。我找到位子坐下,他抬起头,我们相视一笑,俩人便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晚上,我牺牲了那年的春晚,匆匆和家人吃过晚饭回到自习室,想把下午做错的那几道英语题总结一下。本以为大年三十的没有人会比我更努力了,却没想到那个男生也在。

  教室里只有我们俩,此时我们都已经把彼此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学到十点钟,我开始收拾书包。“现在回去应该还可以赶上赵本山的小品。”教室里有人在说话,我回头,原来他正和我说话呢。

  后来我们一起骑车回家,聊了一路,我知道他跟我一样也是复读生,只差三分与清华失之交臂。我问他现在复习得怎样了,他说不像去年那样慌乱了,知道该在哪个阶段做什么,更自信更从容了。可能大家都是复读生的缘故,很多东西彼此间感同身受一拍即合。

  我们每天一起上自习,骑车回家,一起做八字还没一撇儿的北大清华梦。他偶尔会给我讲讲数学题,我在英语上也可以给他指点一二。渐渐地,我习惯一进自习室就朝他的位子看,只要能看他坐在那里安静的学习,我便会很安心。

  欣怡 适逢久雨晴

  日历终于翻到了6月7号,我是多么盼望这天的到来,一年以后我又走上了高考的战场。铃声响起,拆封试卷,奋笔疾书,这个场景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一年前的心慌意乱没有了,经过又一轮的磨练,我眼中多了几分从容和坚定。

  十五天以后,我和爸爸妈妈守在电话机前,凌晨十二点准时打电话查询成绩,每出一科单科成绩我们都在尖叫,当报到总分667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时收到那个男生的短信:“可以一起去北京吗?”我回复一个笑脸。

  后来,竣竣信里提起的五道口娓娓闯入我的生活,我穿过一条中关村大街就可以和清华的他见面。至此,幸福像杯子里的水溢了出来。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