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位置:首页>在线阅读>散文欣赏>散文>《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正文

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

学习啦【散文】 编辑:俊杰 发布时间:2016-09-10

  读散文,就能让我们走进作者的精神世界,踏入他们的知识领域,感悟他们的灵性与智慧。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供大家欣赏。

  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爱是否只是镜花水月

  朋友赠我一本泉镜花小说集《高野圣僧》,作者是个日本人,名字不是来自镜花水月就是镜花缘。我读他,第一篇之后就把书一丢,简直要疯了:他怎么能让我相信有这样的爱情?这不可能,这不合常识。

  那一篇叫《外科室》:上年纪初叶,一场发生在日本的胸部外科手术,患者是位伯爵夫人,为了害怕吐露心中秘密,拒绝麻醉,宁以血肉之躯接受刀的切割。痛到深处,她一把抓住为她施术的外科大夫,“但是,你、你、大概不认得我了!”

  “话音未落,她用一只手扶着高峰(男主角)手里的刀,深深地刺透了乳房下面。医学士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浑身战栗着说:‘我没有忘记!’”也死了。

  这么许以生死的深爱,原来不过起源于,数年前,他们在公园里遥遥地,以惊鸿对另一只惊鸿的距离,见了一面。他在散步,她也在,她前后簇拥着佣仆,他身侧有朋友,隔着几十米,两人未交一言,不曾互递三笑,前后不超过一分钟,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异样,就已经死生契阔了。

  我的心得,大概正如外国人读《红楼梦》——啊不,宝姐姐林妹妹是发生在古早古早之前,蛮荒年代万事皆有可能。他们不能理解的,也许反而是张爱玲:已经民国了,有总统,电话、公车的金发女子用洋文谈洋上司,却仍然有一身鸦片香的姨太太,遗老遗少是泡在酒缸里千年不腐的童尸,爱与恨、计算和性欲,不言对错,一样猛烈。

  我不算对日本文学特别不熟的:《源氏物语》的六条妃生魂出窍,活活治死了情敌葵姬;《竹取物语》里面的竹取姬,无邪而妖治地让追求者完成种种不可能的任务;连《落洼物语》我都一视同仁地读过――我日本中古文学专业的朋友几乎是骇笑:“这个你也看?”通俗得几近庸俗,一则日本的灰姑娘传奇。我能懂他们的情怀吗?当然不,但千年前的恋情,正如千年前的古玉,再有瑕点,也可以当作曾经是美人头上血。

  但泉镜花,离我们不到一百年。

  他笔下有文学士、火车,还提到了中日战争——幸好他的立场是反战,使读者不用被爱国心和爱书心双重折磨――但他书写的爱情,却仍是旧式的、传统的、“我不敢说,我怕说出来我会死”的。

  这样的爱情存在吗?但,他写了这样的故事,至少说明他认为有。除非你当他不是人,那么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是这样想的。

  他总在写爱与死,生无可欢,或我不能抱你入怀;死无可惧,若你一直依偎我身边。《汤岛诣》里,女子是艺伎的女儿,自己也是艺伎,两世其娼;男子却是子爵家的赘婿,自己袭了子爵位。他对她,对这样卑微的卖笑语,以“样”(日语中的敬语)相称。用情至此,为他死了又如何?

  而我的隔膜感终究从何而来?是中国文化的务实态度,让我不能接受这样毫无结果的爱?还是,连我,也已经不再相信,世间真有这样的感情了。

  说一个笑话:有人曾经约我殉情。我再啼笑皆非,还是震动了一下。当然到最后,他气若游丝地道:“要不是为了两个老的……”老的去了,估计也就该有小的了。笑话,不过就是个笑话。

  爱,也许真的只是镜花水月。

  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他要走让他走

  如果她愿意他愿意,这可以是一个洒狗血的温情故事。但,她愿意吗?还有他?

  十年前,他离开她,走的时候,对她的教练说:“这孩子托付给你了。”随即无影无踪,像一颗砾石消失于戈壁滩。她是如何面对困窘家境、度过寂寞青春的?他们说,她去摆过摊卖过衣服,教练把她找回到了射击场上。

  到后来,她获得奥运会比赛的资格,她只是很沉郁:“我想,无论我多么努力得了冠军,我父亲都看不到的。”教练能说什么呢?只能安慰与鼓励:“也许你得了奖,他就会出现。金牌就是最好的寻人启事。”

  赛场上,她一槍中靶,淡定自若,获得金牌。而他,没有出现。

  随即有人发贴,呼吁替新料射击冠军郭文?寻找生父,立刻这成为各大网站的热门话题,所有人都在说:“郭文?找到她爸爸了没有?祝福她能与父亲团聚”“全面启动人肉搜索引擎,为奥运冠郭文?寻找她的父亲”“她圆我们摘金梦,我们圆她寻亲梦”……据说,还真有人自称是她父亲出现,留下几句动情的话,无非是:“孩子,我对不起你,爸没脸见你。”

  大家都在期待父女相认、抱头痛哭的一幕。可是,值得吗?

  是的,他失踪了。他怎么失踪的?是第四次大战爆发,所有人身不由己、流离失所?是他从事特种工作,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得不隐姓埋名?是他身患白血病,穷途末路,不想连累小女?——如果是这样,倒还真情有可原,但人生,不是一出韩剧。

  有网友对他这样说:“不要自责,当时的离开肯定有不得已。”我呸,陈世美抛妻有“不得已”吗?他不过追求功名富贵;李靖杀子有“不得已”吗?他无非怕事。这城中多少单亲母亲,前夫一毛钱抚养费不付。都正常,要走就要够狠,能弃绝恩义何必背负担在身。

  郭文?想寻找的,是那个幻想中的父亲吧?接她放学,给她买棒棒糖,教她骑自行车,会在婚礼上看着婚纱里的她涔然泪下的父亲。而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父亲,根本就不存在,从他转身走开的那一刻,他就亲手打破了这神话。她心中还存一丝幻像,挣扎着不肯去面对真相,希望这世上真有“不得已。”但,一旦要素面相对,她就必须承认,父亲不爱她,至少是不够爱她,在她需要的时候离开,在她功成名就后回来。这是第二次被弃,而且更残忍。

  看网友的跟贴,像看到一部分中国人的普通道德观念。有人自以为替天行道,代她立言:“女儿还小,需要家庭,需要父亲,女儿会理解你,原谅你的一切……”

  她会原谅吗?中国,一直是父权社会,主张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男人的负情背义,父亲的绝无廉耻,总在被谅解。但这一次,被弃的女儿,有没有选择的权利?

  据说,郭文?的母亲已经出面,希望停止人肉搜索的行为,说:“他如果想回家看看女儿,一定会回来。如果他不想回来,即使网友帮她找到了也没有用。”这是中国最旧式与最通达的智慧。

  而我们,大概都得学会:那些离开我们的人,就不再属于我们,不要寻找不要等待。因为,他要走,让他走,留来留去留成仇。

  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不问

  到底是心事纷纷乱如麻还是闲极无聊,有一段时间,我忽然喜欢逛神秘学网站,六爻八卦、奇门遁甲、星相塔罗……又没事问朋友们的生辰,帮他们贴到网上去,看人家指指点点。一无所获,除了多认识了几个生字眼而已。

  ――虽然我总是很恬不知耻地说:我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来工作了。但真相是:别人工作的时候,我都在喝咖啡。国产的小力咖啡,十分不错。而一杯速溶的咖啡,究竟能不能浇我心中的杯垒?

  一位女友,蹉跎多年,时间一点点磨蚀她的骄傲。好容易追到心仪的男子,却都属于“你说他到底啥意思?我年纪不小,可玩不起了”之类。这爱情令她憔悴,她反反复复想知道“要不要去亲自问问他?”我听惯她的抱怨,一时起意,便撺掇她:不如起一卦,贴到网上去问问。

  女友从谏如流,起好卦,贴上,五分钟后,有人跟贴:“他是玩弄你的。”如一颗小殒石不偏不斜砸中她,女友噎得半天反应不过来。这答案不知道算她要不要的,她愤怒地指责我:“都是你让我贴的。”

  我笑起来:“疑而问卦呀。”

  两人相亲相爱、蜂蝶情深,谁没事去猜测“他会是我的真命天子吗?”早就风流吟罢约三生;工作上春风得意、前途无限,谁会想知道:“老板如何看我?”自以为老板在指掌间。会迷茫,会想知道真相,就是心中有了疑惑。是什么,令你怀疑一碗鸡汤是不是已经坏了,你是不是已经嗅到异味或者看到了不祥的霉斑?

  问,不过是不甘,那一颗女子的心,在血泊里,碎成千千万万片,还在扑通着挣扎着,一定要问出个水跳石出。有时候,问不相干的陌生人,借助群众的智慧;有时候,就逼着那负心人的鼻子,问。

  只有偶像剧里,真心相爱的人才会误会对方的感情,于是“爱恨情仇”,颠簸流离三十年。那里的误会特别容易酿成,那里的时间特别不值钱,那里的老,不过是硅胶和乳漆。但,在黑暗的人生道路里,真相不是这样的。

  相信你的心吧,而不必再去苦苦追问;记住那些陈词滥调,比如“无风不起浪”;你终究要学会,当你感到茶渐渐凉下去,那就是……人走了。

  我对我的女友说:这一次,就听从网络上的陌生人,就假装接受这迷信。然后,面对那男人,不闻不问,骄傲地、沉默地退开。

  疑而问,是科学;疑而不问,不过是情场上,一点小小的尊严。
 

当代知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相关文章:

1.有名女散文家叶倾城散文

2.有名女散文家叶倾城爱情散文欣赏

3.女散文家叶倾城爱情散文

4.叶倾城散文集《一杯闲,半生愁》优美散文

5.叶倾城《倾城十年—苍耳心》爱情散文

6.叶倾城《一杯闲,半生愁》散文推荐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