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位置:首页>在线阅读>散文欣赏>散文>《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正文

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文

学习啦【散文】 编辑:俊杰 发布时间:2016-09-11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文:乡村黎明

  住在山村。天缓缓的亮了。第一棵草醒来了,第二棵草也醒来了。它们摇摇脑袋,像我一样惊喜的看着黎明。住在农家院子,院子中的大白菜依然无动于衷,保持酣睡。倭瓜比墙头要高,一夜之间又长大好多。喇叭花混迹在倭瓜的阔大的叶子之间,鲜艳的扎眼。

  这些喇叭花在农人的眼睛里似乎不是花,只是一种颜色。农家的院子,墙内墙外都有,彼此并不嫉妒。在乡村的夜晚,长长的夜,这些花儿就隔着一堵墙说话。早晨,争相往墙头上爬,好像阳光才是它们的情人。它们终于用手扒住了阳光,就张大嘴巴把阳光吞进肚子,化作身体里的营养。

  秋虫是天然的歌唱家,在草棵子下面唱了一个通宵,唱的太投入了,天亮了,也没有发觉,依然鲜亮地叫着: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还有那些熬不住秋夜的麻雀,一大早就扎堆鼓噪,在不太高的树之间飞来飞去,像漫天盘旋的树叶。

  院子里的杏树也是一夜无眠,不知道她是否想念打工在外的哥哥了?杏树尽量把自己的树枝往天空插,仿佛高一些,就能看到广州的珠海,院主人的儿子在那里打工。天空的月亮还依稀可见,杏树的树枝快要够着了他的脸。

  院主人和我起的一样早,他准备农具要去地里收花生。我拿着写生的夹子,要加深乡村的记忆。我和院主人一齐走出门,他往东走,我往西走。我一直往西走,仄仄的小路,路边有一溜毛梧桐,被一圈木栅栏围着,放着那些馋嘴的羊。露水是有的,它们在诗人的眼里是眼泪,在草的眼睛是珍珠。露珠们在草叶子上滚来滚去,撒欢。草叶子跟着一起乐。

  阳光细细碎碎地撒了下来,像是黄豆。看到了女人,想起来晨曦也像是阵痛,痛,并且美着。太阳之轮像是半圈,然后喷薄而出,浑圆浑圆地挂在天边。她们在东山发育的神速,开始像不谙世事的小闺女,一会儿,就长成了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两只火辣辣的大眼睛看着你,让你躁的不自在。

  大地上的一切在复苏。我走进一片榆树林,阳光也跟了进去。阳光给树们穿上了雅致的花衣裳,莹莹灼灼,笼出了一种童话的氛围。几只小狗在树林里窜动,有些狗尾巴草跟在狗的后面;有些狗尾巴草则有点慌乱,也许它们和夜风过于亲昵,还没有来及传说遮羞的衣衫……一切还在似梦非梦中氤氲。贪婪的是白昼,她们执意要把树林里残存的暗影,用自己的嘴巴噙住。

  秋天的垂柳最柔顺,无论是在夜晚,还是在白昼;无论是在田边,还是在湖畔,她们都淑女一般低着头,把来来往往的风抱在自己的怀里。风是串门子的风流小子,从这棵柳树串到那棵柳树,柳枝都能理解和宽容他们。长尾巴喜鹊在天空看到了这一切,高一声第一声地噪叫,好像是喊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看了……”呵呵,贼贼的喜鹊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了?

  阳光越过农户家的院墙,向屋子里的熟睡的人传达生命的秘籍,早起,早睡,身体好。其实,凡是起的晚的农人,是前一天干活干的太累了,或者就是参加邻家儿子的婚礼,几大杯白酒喝的迷迷的,躺在自己家的炕头上,品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美好。阳光撒进了豆秧子地,豆秧的叶子像是一面面小镜子,把天空的阳光再反射到天空。豆子们听到了阳光的召唤,可着劲在豆囊里疯长,把身体涨的滚圆滚圆,似乎快把豆囊撑破了。

  晨风不甚猛烈,窜到榆树林里就歇一歇。风来了,树上的一些树叶就动了。并不是全动,偏偏有些树叶保持着静止的姿态。动是小的,静是大的;动是暂时的,静是永恒的。静了,就从树林里看到了宇宙,看到孔子坐在一条河边洗脚,用脚趾头告诉河水说,几千年以后,你们还可以看见我。

  静了,就看了湛蓝的天空上,月亮依然高挂,好似并不理会日头高照,呈现出日月同辉的神秘。

  我也想起身回了,阳光跟着我一起走,高高低低,蜿蜿蜒蜒。走回农家小院,院子里的倭瓜蹦蹦跳跳地跑出院门迎我。

  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文:深秋的黎明

  在梦被盗中惊醒,周糟里都是些冰冷,紧紧的又裹了下被子,整个腰身有些酸痛。脑袋中一片空白,床垫似乎有些板,回忆不出怎么会一直住着这样的房间。

  用力的睁开尚未清醒且极不愿意工作的眼睛,望见的是窗帘四周浸透着一丝的白光,瞬间灼伤了黑色的眼睛,小腿迅速的抽搐了一下,有股凉气从脚底涌上来,不熟悉的空气,不熟悉的格局,分明听到了那件黑色上衣和那条仔裤的挣论,鞋子和鞋垫的对骂声,只是我是奇怪,不出声的我,不说话的我,一边的它们怎么能看到我的眼睛,只是因为昨天打了一会篮球,上衣脏了,裤子湿了,鞋子鞋垫臭了。

  我只是想听听,于是轻轻的咪上眼睛,鞋垫从鞋子里跳出来了……

  窗子外的河边,是一些树叶的莎拉声,或者是因为有些风,摇曳得有些凌乱,柳叶儿声细,只有那几棵白杨,总是不知疲倦的迎合着风声,拍着那些小时,从春到夏,又到秋,只是我很奇怪,只是我很迷糊,杨叶不知落根恨,秋夜犹乐拍掌声。经过生命成长,风吹,雨淋,日晒,倾刻间只为从高中坠落或跌落的二十秒中,悠悠二十秒是它们一生追寻的梦境,自由自在的,无拘无束的。

  那种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理想,也只是想想,它的注定的要被装上垃圾车,在一根火柴棒下,燃烧尽唯一的骨感。

  一个人,只为有那五公分的高度,就可以满足内心所有的需求,不在乎,不在乎,寻一笑倾城,奈日日的寥落。我们都在努力些什么?植入一个爱之芯片,然感在被事事记忆牵伴。丢去亦不是,渐行渐进远,未设归程日。

  这都是新一造梦的城市,只能凭着呼吸,分辨空气中关于你的气息,那些低沉的犹豫,还有一两声的叹息。这个迷宫不长,甚至可以看到斜阳中你长发的影子,在几橦建筑墙上的玻璃上,断续着指甲刮过的印记。

  车仍在从桥头下坠,血以染红了衬衣的颜色,在进水的一刹那,注定可以完成穿越……

  描写黎明的写景抒情散文:窗外的黎明

  这夜啊,是这么的漫长,像沉睡的时光。

  和往常一样,像一具没有空壳的灵魂,穿着睡衣站在小厅的栅栏边,手扶横杆,等星星出现。对面的柏油路,被路灯照的像黄昏,突然想要去这路上走走,一定很舒畅吧。

  我这个习惯了在黑夜和影子对话的人,像极了孤独,一手掌着深不可测的夜,一边写下我的供状之书。

  微风徐来,吹在了身上,也吹在了心上。想必,星星是不会出来了吧,你看那天空,深深的一片。干脆光脚走路,反正这漆黑的夜没路可走,也不必穿鞋了。

  光脚走进寝内,室友们都入梦了。水泥地上冰冰凉凉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心间,每一条血脉都受其牵连。我望着天花板,等尘埃落满眼睑,是不是就可以安睡了?倘若尘埃扑眼能使人安睡,那我也甘愿做一粒尘埃,日日活在这个世间,活在人们的眼睑上。如果没有低到尘埃里,是开不出花来的。突然想要躺在被窝里,暖到梦做完。可见到这一个个被窝,就像看到一座座坟墓,要埋葬了我和我的青春,我不能睡也不敢睡,我要苟言到黎明。

  窗外的黑色山坡上,鹰鹃一直叫个不停,它叫来了我的童年,和奶奶相伴的时光,在那时,我无比幸福。只是一不小心我就长大,她却老去了。亲人之间的这种感情无论经历多少苦难,岁月淡不去光阴带不走。这些年过去,时间是怎么样爬过了我皮肤,也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隐忍平凡的外壳下,要像果实般有着汁甜水蜜的肉镶,以及一颗坚硬闪亮的内核。

  只要有路走,就不会停下来,一路追随灵魂而去,追随另一片天空,去往那一向甚我美丽的雅鲁藏布江,天空湛蓝的地方。窗外,天空洒满了星星点点的白,鹰鹃的啼叫声越来越悠远,我知道,我盼望的黎明要来了。虽然太阳还很远,但心怀希望,就必有太阳。

  我穿上鞋,大步向窗外奔去,迎接我的黎明。
 

写景抒情散文相关文章:

1.描写南方的写景抒情散文

2.关于南方写景抒情散文

3.古代写景抒情散文

4.有名的写景抒情散文

5.老舍写景抒情的散文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