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散文欣赏>散文>《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正文

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

学习啦【散文】 编辑:俊杰 发布时间:2017-03-20

  乡村的夜,轻柔得像湖水,隐约得像烟雾。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乡村的夜晚

  袅袅的炊烟从老屋的烟囱中散出,然后升向天空在风中慢慢逝去。我知道,乡村的夜晚就要降临了。隔壁家那一大一小的黄牛,在老叔叔那洪亮又略带沙哑的吆喝声中,晃动着犄角前的缰绳慵懒地摇摆在路上,悠闲而又满足甩着尾巴然后走向圈栏。

  我听到,四下是那蛐蛐儿的叫声,声音从小至大,甚至连成了一片。也许,它们就在这秋天里忙着纺织那些过冬的衣物。可能是这夜来得快了些,那几只小老鼠蹑手蹑脚地沿着屋子的墙脚,寻找鸡食剩下的残羹剩肴。乡村的夜是静谧的,而在小动物们的活动中而逐渐生动了起来。

  天空的这块银幕,还没有完全拉开,眼前似乎多了一些恬静的风景。那是一顷即将成熟的稻子,翠绿的青黄中酝酿着金黄的梦想。一整片这样的稻田,也就是长满了这田野的希望。我站在旧屋前的老树下,零碎的几声鸟鸣声此时反而增加了夜来时的宁静。月亮趁着鸟儿归巢的机会,也从门前的草丛偷偷地爬上了树梢。银色抛洒在乡村的地上,我伫在乡村里的路间,成了夜的倒影。

  父亲挥动着扫帚,一如既往地维护他一生的洁净。屋内灶膛里的柴火越烧越旺,妈妈挥着锅铲,翻动锅中她那些种好的青菜。而青菜在灶火与油盐亲昵的搂抱中,便又有了青春的模样。灶火在舞动,希望便在延续,每个家族便由此而生生息息。也许是太熟悉这里泥土和空气的气息,或者说是人走出了当初的那块净土,人便多了对乡土的眷恋。经历的人和事越多,这种情感就愈强烈。

  邻家的大人已经将饭菜准备好,正扯开嗓门呼唤着小孩回家。母亲张罗着她的拿手好菜,妻子也自觉当起了母亲的助手。儿子也充当了“伙头军”在灶前添加柴棍,弄得个灰头灰脑。一家人就在这谈笑间,母亲与我们这些晚辈们同享着天伦之乐。平日里,大家都各忙各的。只有到了周末或者假期,我们才有机会和老人们生活和说笑。乡村的夜晚,也就多了一种亲情的甜美。

  月亮越升越高,门前的篁竹影翻过了土制的门楼,映在雪白的水泥土上,一幅美丽的墨色的画图勾勒了出来。提几张矮的竹椅,一家人围坐在一块谈谈过去的艰辛,说一说当下的变化,再想想美好未来。明月、清风、竹影以及周遭的虫鸣声,世间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代此间的快乐?

  静夜如水,月圆如昔。

  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乡村的夜晚

  一轮满月,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饱含浓香,开在碧霄,乡村便沐浴在玫瑰色的月光里。

  月光在树林里流淌,轻轻地就像一个女子走在出嫁的路上,羞涩地让这个世界只剩下她的心跳和呼吸。夜涨潮了,树林如潮水浸润般的,朦胧了,阴森森的,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树林里很静却又有声音响,那声音怪得让人无法辨别,粗听,它好像就在附近;细听,它似乎又被风吹散了,远在天边。那声音源自哪里呢,又是些什么声音?大约是枯枝,白天在风中舞累了,躺下来时却将下面的一根细枝压断了;一只夜行的毛免慌慌张张,不小心啃翻了一块小石板,小石板沿着山坡滚下涧去;一只山雀躺在床上,望着头上明月辗转难眠,心事重重地突然或惆怅或兴奋的哼叫了一声;两片刚刚饮饱了夜的甘露的花儿,情窦初开,温情脉脉地正在亲嘴……当然在月光温柔的怀里,还有昆虫推土的声音,山鸡噬咬食物的声音,泉水汩汩的声音……这些声音组成了小夜曲,这曲子中的每一个音符,每一组旋律,都是乡村送给人间的杰作。

  如山间湿地里冒出来的一朵褐色的蘑菇,乡村静卧在青龙似的大山脚下,绿树翠竹掩映着农舍,花香鸟语缠绕着农舍,庄稼果木环抱着农舍。此时月光像一片轻柔的巨大的白绸子把乡村包了起来,一阵清凉的夜风悠悠吹拂,送来温馨的泥土气息和庄稼幽香;夜风像一壶老酒,把房前屋后的树、竹灌得有点微醉,细小的枝叶摆来摆去,弄出些细雨样的沙沙声。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如山菊花似的细碎,星星点点地洒在院子里;几扇窗子染上蜡黄的灯光,隐隐约约从绿纱帽透射出来,融入月色里。

  乡村的夜,轻柔得像湖水,隐约得像烟雾。月光像水一样从天空中泻下来,静静地泻在农舍上。屋外,田里的蛙声、地里的虫鸣如潮,“呱呱”声、“嗡嗡”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从屋角的柴堆里,隐隐传来一声狗吠,“汪汪”两声,仿佛一个粗鲁的莽汉突然插进来了一句话似的,让人感到惊奇和意外;栏里,牛正在吃草,一股浓烈的混合了草料的牛粪的气息满溢乡村,脖子下的牛铃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白天吸足了阳光的庄稼,此时也在使劲地拔节疯长,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屋里,一个少年正在那方有灯的窗下发奋苦读,时而托腮沉思,时而伏案疾书,梦想着走出这个被山岭环绕的山村,沿着十八湾的山路,顺着九连环的水路,走向灯火闪烁的城市;几个女人散坐在大灯下,围着电视,一边眼睁睁地瞪着电视,随着剧情的发展,或摇头叹息、或捧腹大笑,一边穿针引线,白天挥锄舞锹的大手此时变得如此纤巧,把那一根根五颜六色的丝线逗弄得在胸前跳起了欢快的舞蹈;一群汉子头攒在一起,或蹲或坐或站,在下象棋,白天吼过风雨的嗓子,此时温柔了许多,沉默了许多,也没有争吵,没有喧华,偶尔,半天才从胸中吐出一个“将”字,手也只是将棋子轻轻移动一下。

  月亮,像一面白玉镜子,像一颗巨大的珍珠,嵌在天上,正无声无息地把它的光辉洒满了乡村,乡村里的人没有专门出来散步的,因为他们就生活在月光里,月光对他们来说仅仅就是照明的作用,他们到够就着月光,找回白天丢在田里的一张犁、一把锄、或者一把明早引火用的干柴,免得被露水打湿。当然,这么好的月光,也有人出门,那不是么?弯弯的小路上,一片片树叶把月光使劲地往自已的怀里揽,一个拿着手电筒,背着猎枪的后生匆匆行走着,他是去套山鸡的;田边,一阵风吹来,月光在稻叶上舞蹈着,犹如美丽的女子,一个举着枞膏油火把,腰上系着竹篓的汉子转来转去,他正在捉黄鳝;有时也会有一个女孩,或一个男孩,推开虚掩的大门,乘着迷雾的月色,东瞧瞧,西望望,,一时快,一时慢,生怕有一双夜的眼睛跟着,犹犹豫豫,躲躲闪闪,羞羞答答,沿着石板铺就的小巷,走向溪边的柳林里。

  夜色越来越深了,一片寂静包裹着整个乡村。月光下只有花儿在静静地开,花香在悄悄地飘。

  描写乡村夜晚的精美散文:乡村的夜晚

  乡村的夜晚不知不觉就来了。风把一些东西吹走,又把一些东西带回来。牛羊入圈的时候,太阳把老墙上的影子一截一截的收拢,天就黑了。

  几个晚归的人,踏着一阵一阵的虫鸣走在小路上。

  沉在黑夜中的村庄一阵一阵的又亮了。星星点点的煤油灯把夜色里的窑洞又叫醒了,丝丝缕缕的温暖映在窗棂上,然后,一片片的散开来,落得满院子都是。晚归的人,卸下驴车,把锄头挂在屋檐下,算是把一天的日子打上了结,时间仿佛也被他们暂时挽了一个活结,挂在屋檐下,停止了流动。

  夜色虽然浓郁,但还是能辨别出谁家的烟囱里还冒着炊烟。那阵子,迎面吹过来的风是热的,飘着炊烟的味道。乡村的日子一般都是从炊烟里升起,又从炊烟里落下。如果哪一天,一个村庄里没有了炊烟,村庄就死了。

  乡村的夜晚,最初是被一群孩子搅乱的。

  三五个、七八个相互吆喝,最后集中在村庄中央那棵老槐树下,手心手背分出对手,开始捉迷藏。

  与乡下的孩子来说,捉迷藏的游戏简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童年不可忽略的一笔浓墨重彩。其实,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花样可玩了,因为爷爷的爷爷、父亲的父亲就是这样玩过来的,就像是乡村的呼吸、血脉。

  夜晚,是一个神秘的、巨大的游乐场。

  孩子们风一样在夜色里乱窜。大树上、磨盘下、草垛里、老墙后,许多地方都暗藏着孩子们的身影,时常长了,影子就渗了进去,抹也抹不去,就成了一生的记忆。

  窑洞里的灯光相继又渐渐的灭了。土炕上就长出一阵一阵的鼾声,或许也没有。孩子们的游戏还在继续,夜晚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耐着性子任由他们喧闹。

  月光有时候来的早,有时候来的迟,有时候甚至一整夜都不来。但是,这不会妨碍孩子们的兴头,他们太熟悉自己的夜晚了,就是漆黑不见五指,他们照样能摸黑走过穿插在村里的许多小路,然后推开自己的院门,甚至不会发出一声响动。

  村庄也不在乎,只管安详的沉浸在夜色里。树们、草们都趁着夜色尽情的往高里长,我不知道石头长不长,反正石碾子好像从来没有长过一寸。大多的鸟都睡了,或在屋檐下,大树上。也有一些鸟,喜欢在夜色里鸣叫。凄凄的,一两声,或者就一声,从村东头抑或从村西头飘过来,让人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乡下人不喜欢在夜里听到这样的鸟叫声,可鸟不管。不知道它们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声音里充满了孤单、忧怨。

  有时候,我睡在土炕上也能听到一两声这样的鸟叫。身边的人都睡熟了,我就一个人寻思这鸟儿是站在什么样的地方,那么忧伤的叫着。我想如果我懂的鸟鸣,我一定要去问问,它们在说些什么。是说和这个村庄有关的事情,还是和人有关的事情,或者只是鸟的事情,还是一种神秘的预言?

  在乡下,有一种鸟的叫声在夜晚很少能听到,如果忽然有一夜,村子里传来这样的鸟叫时,就预示着村里要死人。要死谁,人们却不知道。仿佛这种鸟在传递着人们生死的信息,来自天上,或者地狱。人们敬畏这种鸟,也害怕这种鸟,谁也不愿意这样的鸟落在自家的墙头上:呱——呱——叫的人心里发毛。

  我在乡下生活的十几年里,也曾听到过这种鸟叫。但我忘了,第二天谁死了。好像也没死谁。但我记得那种鸟叫,的确很渗人,我不知道它叫给谁,是不是每个村庄都会有这样一只鸟,掌管着人间的生死。后来,我离开了,再没听到过这种鸟叫。不过现在我到不觉得害怕了,如果真有一只鸟能预告你的归结,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免的你面对死亡的时候,措手不及,不是忘了这,就是忘了那。

  不管如何,我还是喜欢乡村的夜晚。

  月亮来的早的那些日子,夜色白花花的。村里的景象虽然不如白天那么真切,却更显的宁谧寂静。驴们、牛们一边嚼着石槽里伴着月光的青草,一边发出噌、噌的声音,尤为美妙。月光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有时候会从打开的天窗间溜进窑洞,静静看着那些安详的、入睡的人们。谁若翻一个身,就会把一片月光压在了身下,接着又一片月光盖了过来,把梦都盖住了。

  风在这样的夜晚很无聊,似乎已经没有了刮风的兴致,因为没有人在乎刮什么样的风。它们只有去吹那些树叶、草垛子,还有一条一条向外、向内交错的道路。风也会把一些墙皮吹下来,或者拽下几片树叶来,不知不觉中告诉人们夏天又少了一截,秋天要到了。偶尔它们也会生气的憋着一股子劲,近乎破坏性的、狠劲的吹打着夜晚的一切。狗们惊慌了,听着满世界突然传来的响动:汪、汪的嚷成一片。靠在墙上的农具发出凄惨的叫声倒成了一片,树叶惊慌的抱成一团,在夜色里摇曳着一团黑。只有睡在窑洞里的人不会在乎这样的风。他们即便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也不会惊慌,转个身,继续睡的安然。

  风刮了一夜,终于累了。

  人们一推门,风停了,院子里落了一层白花花的霜。被风吹起的尘土又落了下来,只是地里的尘土可能落在了院子里,院子里的尘土可能落在了树叶上。

  已经很久了,我再没去乡下。乡村的夜晚渐渐成为我内心一种宁静的期盼。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如乡村那么美丽的星空,连同一声地道的狗吠也听不到了。城里的灯光都连在一起,一片一片、一团一团的拥挤着,让人觉得有些炫目。全不像乡下的灯光,一点一点,安然的、优雅的亮在夜色的宁静里。灯熄了的时候,乡村就睡了,和人一样开始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不像城市的夜晚,失去了节奏,失去了昼夜的交替。似乎永远不得消停,显得疲惫而苍白。人也一样。

  如今,我还能如何。

  闭着眼,念想着乡村的夜晚,把一棵棵大树移栽进幻想,就像城市里的人把乡下的大树移栽进公园。我常在深夜里把几十年的记忆全部打开,然后熄了灯,植入一片蛙声,让一片月光洒进来。我企图在城市的一头,农耕一样开出一片乡村的夜晚,然后安然的种植或者收割有关乡村的情景。时间久了,我才发现,原来老家的很多地方都渗进了我的影子,抹也抹不去。甚至那种孤独的、凄凉的鸟鸣也都变成了一种美妙的天籁,整夜、整夜的回荡在记忆的夜空。
 

描写乡村夜晚的散文文章:

1.描写乡村夜晚的散文

2.描写乡村的优美散文

3.描写夜晚的优美散文推荐

4.描写农村的经典散文

5.关于乡村的经典散文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7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