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写的信

学习啦【写给某某的信】 编辑:秀珍 发布时间:2016-08-27

  在贝多芬的传世之作中,除了音乐,还有贝多芬曾经写过的信,今天小编选取三篇,关于贝多芬写的信。

  贝多芬写的信篇一

  给心灵深处的信——贝多芬致兄弟

  给我的兄弟卡尔和(约翰)贝多芬:

  啊,兄弟们,你们说我心肠不好、固执又厌世,你们多么冤枉我啊!你们只看到外衣表,却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我自幼性情温和善良,总想将来做一番事业。然而想想,六年前我得了这种不治之症,又被庸医耽误,病情日益恶化。我起初不知道受他们愚弄,总希望能慢慢治好,可最后却不得不面对终身残疾的命运(这种病需要很多年才能治好,也许根本就治不好)。我天生热情、活跃,喜欢社交,但现在年纪轻轻就被迫离群索居,与世隔绝。有时我试图忘记这一切,但由于耳聋,常遭到非常残酷的挫折。这种经历非常惨痛,我总不能每次都对人家说“大声点,使劲听嚷,我耳聋”吧!

  我怎么好意思公开承认我的耳朵有问题呢?我的听觉一直比别人好——以前非常灵敏,同行中很少有人能和我比——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实在说不出口。当看到我躲开你们时(其实我非常想和大家交往)。请你们原谅我。我的遭遇真是非常痛苦,因为它必然会引起别人对我的误解。对我而言,再不能和朋友们一起娱乐、共同交谈、切磋思想了。除非万不得已,我总是避免和外界接触。

  我不得不像个流亡者,因为当我各别人接近时,我会立刻感到恐惧,总担心自己的情况被别人发现,这半年来一直如此。这半年来,我是完全按照医生的嘱咐在乡间渡过的,这样做是为了尽量减少使用听觉,这也完全符合我目前的心愿。然而,我有时又违背医生的嘱咐,根本控制不住对社会的向往。可是,每当身边的人听见远处的笛声,而我却什么也听不见,或有人听见牧歌,而我一无所闻时,我感到的是一种莫大的羞耻啊!这些事情把我推到绝望的边缘,如果再遇到一两件这样的事情, 我就会马自杀,可艺术制止了我。如果我不能把自己认为必须创造出来的作品全部创作出来,我绝不能离开人间!因此,我又不得不忍受这种痛苦生活。真是痛苦极了,我的身体容易激动,只要突然有一点变化,就会从最好变成最坏。忍耐,人们说我应该选择它做我的向导,我已经这样做了,并且我希望能长久保持下去,直到公证的命运之神宣布我的生命终结。也许我的病会慢慢好起来,也许不会,对此我有心理准备。

  ......

  卡尔弟弟,你最近对我非常关心,为此我感激不尽。愿你们此生的幸福比我多些,苦恼比我少些。你们要用道德教育儿女,因为能给人幸福的是道德,而非金钱——这是我的经验。在痛苦时能支持我的就是道德。我之所以没有走极端,除了为了我的艺术,其次就应归功于道德。

  再见,愿你们相亲相爱,感谢我所有的朋友,尤其是李赫诺斯基亲王和许密特教授。我希望你们两人中有一个能替我保存李赫诺斯基亲王赠送给我的那些乐器,但不要为此引起争执。一旦这些东西对你们有更大的用途时,你们可以把它们卖掉。如果我在九泉之下还能对你们有所帮助,我将感到多么高兴啊!我将坦然迎接死神,但如果在没有发挥我的全部艺术才能之前死去,我觉得还是太早了。尽管命运坎坷,我恐怕还是希望那一天晚些到来。不过,即使早死,我也会心满意足的。这样不就能把我从无穷无尽的苦难中解脱出来吗?你们愿意什么时候来就来吧,我会鼓起勇气见你们的。再见,我死后希望你们不要很快就把我忘掉。你们不应该这样,因为我在世的时候是如此想念你们,并想着如何使你们快乐。但愿......

  路德维格.凡.贝多芬

  1802年10月6日

  于海格伦斯塔特

  贝多芬写的信篇二

  贝多芬致“永恒的爱人”

  早安,我永恒的爱人,尽管还未起床,但我的思绪却已飞到你身边,时而感到欣喜,时而又陷入忧伤,等候命运是否听到我们的祈祷而垂怜我们——要么和你生活在一起,要么再也见不到你——是的,我决定与你分开,到外面去漂泊一段时间,直到我能飞入你的怀中对你说: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把我的灵魂和你一起包裹起来,让它飞到仙乐世界去吧!

  的确,结果必定会子手这样——你会理解我的,因为你明白我对你是多么的忠贞——在我心里在也无法容纳别人了,不会有,永远也不会有——上帝啊!一个人为什么必须和他最爱的女人分开?而今,身处W(维也纳)的我是如此的苦恼——但是你的爱,使我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同时也是最痛苦的人——像我这般年龄,需要一种安稳而平静的生活,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能得到吗?

  我的天使,刚刚知道邮车每天都出发——所以我必须马上停笔,只有这样,你才能即刻收到这封信。要冷静些,只有静下心来考虑我们的生活,才能达到我们生活在一起的目的——请你安静些——你要爱我——今天——昨天——泪如雨下只因思念你——想你!就是你!我的生命!我的全部!再见,你要继续爱我!永远不要不懂你的爱人最忠诚的心。

  永远是你的。永远是我的。永远是我们的。

  贝多芬写的信篇三

  贝多芬写给阿门达牧师的信

  我的亲爱的,我的善良的阿门达,我的心坎里的朋友,接读来信,我心中又是痛苦又是欢喜。你对于我的忠实和恳挚,能有什么东西可以相比?噢!你始终对我抱着这样的友情,真是太好了。

  是的,我把你的忠诚作过试验,而我是能把你和别个朋友辨别的。你不是一个维也纳的朋友,不,你是我的故乡所能产生的人物之一!我多祝望你能常在我身旁!因为你的贝多芬可怜已极。得知道我的最高贵的一部分,我的听觉,大大地衰退了。当你在我身边时,我已觉得许多征象,我瞒着;但从此越来越恶化。是否会医好,目前还不得而知;这大概和我肚子的不舒服有关。但那差不多已经痊愈;可是我的听觉还有告痊之望么?我当然如此希望;但非常渺茫,因为这一类的病是无药可治的。

  我得过着凄凉的生活,避免我一切心爱的人物,尤其是在这个如此可怜、如此自私的世界上!现在,我的安慰是来了一个朋友,和他我可享受一些谈心的乐趣,和纯粹的友谊:那是少年时代的朋友之一。斯特凡·冯·布罗伊宁。我和他时常谈到你,我告诉他,自从我离了家乡以后,你是我衷心选择的朋友之一。

  我把他和××完全认为高兴时使用一下的工具:但他们永远不能了解我崇高的活动,也不能真心参加我的生活;我只依着他们为我所尽的力而报答他们。噢!我将多幸福,要是我能完满地使用我的听觉的话!那时我将跑到你面前来。但我不得不远离着一切;我最美好的年龄虚度了,不曾实现我的才具与力量所能胜任的事情。

  ——我不得不在伤心的隐忍中找栖身!固然我曾发愿要超临这些祸害;但又如何可能?是的,阿门达,倘六个月内我的病不能告痊,我要求你丢下一切而到我这里来;那时我将旅行(我的钢琴演奏和作曲还不很受到残废的影响;只有在与人交际时才特别不行);你将做我的旅伴:我确信幸福不会缺少;现在有什么东西我不能与之一较短长?自你走后,我什么都写,连歌剧和宗教音乐都有。

  是的,你是不会拒绝的,你会帮助你的朋友担受他的疾病和忧虑。我的钢琴演奏也大有进步,我也希望这旅行能使你愉快。然后,你永久留在我身旁。——你所有的信我全收到;虽然我复信极少,你始终在我眼前;我的心也以同样的温情为你跳动着。

  ——关于我听觉的事,请严守秘密,对谁都勿提。

  ——多多来信。即使几行也能使我安慰和得益。希望不久就有信来,我最亲爱的朋友。

  ——我没有把你的四重奏作品第十八号之一寄给你,因为从我知道正式写作四重奏之后,已把它大为修改:将来你自己会看到的。

  ——如今,别了,亲爱的好人!

  倘我能替你做些使你愉快的事,不用说你当告诉忠实的贝多芬,他是真诚地爱你的。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