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文摘 位置:首页>学习英语>英语阅读>英语文摘>《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正文

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翻译

学习啦【英语文摘】 编辑:韦彦 发布时间:2016-08-27

  《新视野大学英语》系列教材是教育部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之一。下面是学习啦小编带来的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翻译,欢迎阅读!

  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翻译1

  Unit1

  美国人认为没有人能停止不前。

  如果你不求进取,你就会落伍。

  这种态度造就了一个投身于研究、实验和探索的民族。

  时间是美国人注意节约的两个要素之一,另一要素是劳力。

  人们一直说:“只有时间才能支配我们。”

  人们似乎把时间当作一个差不多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来对待。

  我们安排时间、节约时间、浪费时间、挤抢时间、消磨时间、缩减时间、对时间的利用作出解释;我们还要因付出时间而收取费用。

  时间是一种宝贵的资源,许多人都深感人生的短暂。

  时光一去不复返。

  我们应当让每一分钟都过得有意义。

  外国人对美国的第一印象很可能是:每个人都匆匆忙忙──常常处于压力之下。

  城里人看上去总是在匆匆地赶往他们要去的地方,在商店里他们焦躁不安地指望店员能马上来为他们服务,或者为了赶快买完东西,用肘来推搡他人。

  白天吃饭时人们也都匆匆忙忙,这部分地反映出这个国家的生活节奏。人们认为工作时间是宝贵的。

  在公共用餐场所,人们都等着别人尽快吃完,以便他们也能及时用餐,

  你还会发现司机开车很鲁莽,人们推搡着在你身边过去。

  你会怀念微笑、简短的交谈以及与陌生人的随意闲聊。

  不要觉得这是针对你个人的,

  这是因为人们都非常珍惜时间,而且也不喜欢他人“浪费”时间到不恰当的地步。 许多刚到美国的人会怀念诸如商务拜访等场合开始时的寒暄。

  他们也会怀念那种一边喝茶或喝咖啡一边进行的礼节性交流,这也许是他们自己国家的一种习俗。

  他们也许还会怀念在饭店或咖啡馆里谈生意时的那种轻松悠闲的交谈。

  一般说来,美国人是不会在如此轻松的环境里通过长时间的闲聊来评价他们的客人的,更不用说会在增进相互间信任的过程中带他们出去吃饭,或带他们去打高尔夫球。

  既然我们通常是通过工作而不是社交来评估和了解他人,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谈正事。 因此,时间老是在我们心中滴滴答答地响着。

  因此,我们千方百计地节约时间。

  我们发明了一系列节省劳力的装置;

  我们通过发传真、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与他人迅速地进行交流,而不是通过直接接触。虽然面对面接触令人愉快,但却要花更多的时间,尤其是在马路上交通拥挤的时候。 因此,我们把大多数个人拜访安排在下班以后的时间里或周末的社交聚会上。

  就我们而言,电子交流的缺乏人情味与我们手头上事情的重要性之间很少有或完全没有关系。

  在有些国家,如果没有目光接触,就做不成大生意,这需要面对面的交谈。

  在美国,最后协议通常也需要本人签字。

  然而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在电视屏幕上见面,开远程会议不仅能解决本国的问题,而且还能通过卫星解决国际问题。

  美国无疑是一个电话王国。几乎每个人都在用电话做生意、与朋友聊天、安排或取消社交约会、表达谢意、 购物和获得各种信息。电话不但能免去走路之劳,而且还能节约大量时间。其部分原因在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国的电话服务是一流的,而邮政服务的效率则差一些。

  有些初来美国的人来自其他文化背景不同的国家,在他们的国家,人们认为工作太快是一种失礼。在他们看来,如果不花一定时间来处理某件事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好像是无足轻重的,不值得给予适当的重视。因此, 人们觉得用的时间长会增加所做事情的重要性。 但在美国,能迅速而又成功地解决问题或完成工作则被视为是有水平、有能力的标志。通常,工作越重要,投入的资金、精力和注意力就越多,其目的是“使工作开展起来”。

  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翻译2

  Unit2学习奥林匹克标准的爱

  尼克莱•彼得罗维奇•安尼金一点都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吓人。不,他不可能是我父亲特地送我来见的那位前苏联教练。

  可他的确是尼克莱•彼得罗维奇•安尼金本人。他请我进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又拍了拍身边的垫子,让我坐在他旁边。在他面前,我真的很紧张。

  “你还年轻,” 他的英语带着俄语口音:“如果你愿意试着向奥林匹克运动会进军,我想你能行。长野奥运会来不及参加了,但你可以准备参加2002年盐湖城奥运会。”

  “完全可以,不是吗?” 看到我脸上惊愕的表情,他又说道。我那时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业余滑雪运动员,但在国内决不是顶尖选手。“当然,你需要进行很多艰苦的训练,你会哭鼻子,但你一定会进步的。”

  的确,后来我经历了无数痛苦的训练,还为此流了不少眼泪。但在后来的五年里,我总能从尼克莱讲的有趣故事和他的幽默感中得到鼓励。

  他开始总是说:“我的朋友们常去看电影,去跳舞,去和女孩子约会,” 然后他会降低声音接着说:“我就在运动场上训练、训练、再训练。第二年,我的15公里滑雪比赛成绩缩短了1.5分钟。”

  “朋友们问我:‘尼克莱,你怎么做到的呢?’我回答:‘你们去看电影、跳舞、和女孩子约会,而我一直在训练、训练、再训练。’ ”

  故事通常到这儿就结束了。但有一次——后来我们知道那天是他结婚25周年纪念日——他穿着一件旧的毛衣,很自豪地站着,微笑着轻声说道:“告诉你们,我可是在26岁那年才第一次亲吻女孩子。她后来就和我结了婚。”

  不管他是不是懂得浪漫,尼克莱知道什么是爱。他以一贯的幽默、默默的感恩、敏锐的感觉和真诚的态度为爱设立了奥林匹克般的标准。即使在我结束了滑雪生涯之后,我仍一直努力去达到这个标准。

  但他又从不娇惯我。二月里的一天,我头很疼,感到十分疲倦。我在一片空地上遇见了了他,大概在寒风中的雪地里滑了十五分钟后,我赶上了他,有点小题大做地说:“嘿,尼克莱,我感觉我要死了。”

  “如果活到一百岁,人人都会死的,” 他对我的痛苦无动于衷,态度坚决地接着说:“但你现在必须滑、滑、再滑。”

  在滑雪板上,我照他说的去做。但在其他事情上我会反抗他。在一次经费并不宽裕的滑雪露营活动中,他让我们十个人挤在一个单身汉住的芬兰式屋子里。第一天我们醒来时发现尼克莱正在做早餐。然后我们坐在临时拼凑起来的椅子上,围着张小小的牌桌,用勺子很快地吃完早饭。吃完后,尼克莱把摞起来的油腻腻的碗向我和我唯一的另一个女队友前一推,专断地说:“女孩子们,现在去洗碗吧!”

  我把餐巾往地上一扔,向他骂道:“让该死的男孩子们去洗吧! 这不公平!” 他没再让我去洗碗,也没对我的大发脾气显得太在意。他只在滑雪时才显露出强烈的情感。

  训练的时候,他会跟着我们迈步的节奏大声发出指令:“对,就这样,一二三,一二三。” 我祖父的一个好朋友——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看了尼克莱带我训练的录像带后问道:“他也教舞蹈吗?”

  在训练时,我一刻不停地纠正着尼克莱指出的错误。每完成一个动作,我都会问他自己是否有了进步。

  “是的,还行。但如果膝盖能屈得更快些就更好了。”

  “可我滑得够快了吗?” 我坚持问他。

  最后他会皱起眉头说:“你得无数次地重复,动作才能达到完美。” 他提醒我“必须有耐心”,言语之间流露出“我已经告诉过你无数次了”的意思。

  尼克莱的耐心和我的勤奋使我在全国名列第四,并开始为奥运会季前赛做准备。但后来我没能被选拔参加2002年奥运会。

  去年夏天,我回去拜访尼克莱。他给我沏了茶••••••还自己洗了碗!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怀念起前一年的奥林匹克队,我一时沉默,回想起自己曾经获得的一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和这个穿着颇具热带风情衬衫、个子不高的男人之间形成了并不张扬但又牢不可摧的纽带。

  尼克莱教会我即使需要无数次的努力,也要有勇气、热情和严格的纪律来坚持下去。他还教会我为了能在这世界上生活一辈子而预先心存感激,并每天提醒自己:即便面临许多挑战,“现在心里有的必须是爱、爱、爱。”

  新视野大学英语2文章翻译3

  unit3

  我和盖尔计划举行一个不事张扬的婚礼。

  在两年的相处中,我们的关系经历了起伏,这是一对情侣在学着相互了解、理解和尊重时常常出现的。

  但在这整整两年间,我们坦诚地面对彼此性格中的弱点和优点。

  我们之间的种族及文化差异不但增强了我们的关系,还教会了我们要彼此宽容、谅解和开诚布公。

  盖尔有时不明白为何我和其他黑人如此关注种族问题,而我感到吃惊的是,她好像忘记了美国社会中种族仇恨种种微妙的表现形式。

  对于成为居住在美国、异族通婚的夫妻,我和盖尔对未来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相互信任和尊重才是我们俩永不枯竭的力量源泉。

  许多夫妻因为错误的理由结了婚,结果在10年、20年或30年后才发觉他们原来是合不来的。他们在婚前几乎没有花时间去互相了解,他们忽视了严重的性格差异,指望婚姻会自然而然地解决各种问题。我们希望避免重蹈覆辙。

  事实更说明了这一点:已经结婚35年的盖尔的父母正经历着一场充满怨恨、令人痛苦的婚变,这件事给盖尔带来了很大打击,并一度给我们正处于萌芽状态的关系造成了负面影响。 当盖尔把我们计划举办婚礼的消息告诉家人时,她遇到了一些阻力。

  她的母亲德博拉过去一直赞成我们的关系,甚至还开过玩笑,问我们打算何时结婚,这样她就可以抱外孙了。

  但这次听到我们要结婚的消息时,她没有向我们表示祝贺,反而劝盖尔想清楚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这么说我跟他约会没错,但是如果我跟他结婚,就错了。

  妈妈,是不是因为他的肤色?”盖尔后来告诉我她曾这样问她母亲。

  “首先我必须承认,刚开始时我对异族通婚是有保留意见的,也许你甚至可以把这称为偏见。 但是当我见到马克时,我发现他是一个既讨人喜欢又聪明的年轻人。

  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因为有这样一个女婿而感到脸上有光的。

  所以,这事跟肤色没有关系。

  是的,我的朋友们会说闲话。

  有些朋友甚至对你所做的事表示震惊。

  但他们的生活与我们的不同。

  因此你要明白,马克的肤色不是问题。

  我最大的担心是你也许跟我当初嫁给你爸爸一样,为了错误的原因而嫁给马克。 当年我和你爸爸相遇时,在我眼中,他可爱、 聪明、富有魅力又善解人意。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令人兴奋。而且我们两人都认为,我们的婚姻是理想婚姻,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而且一切迹象都表明我们的婚姻会天长地久。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在我们结婚时,我并不十分理解我所爱的人——你的爸爸。” “但是我和马克呆在一起已有两年多了,”盖尔抱怨道。

  “我们俩一起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我们彼此多次看到对方最糟糕的一面。

  我可以肯定时间只能证明我们是彼此深情相爱的。”

  “你也许是对的。但我还是认为再等一等没坏处。你才25岁。”

  盖尔的父亲戴维——我还未见过他的面——以知事莫若父的态度对待我们的决定。

  他问的问题基本上和盖尔母亲的问题相同:“干吗这么匆忙?这个马克是什么人?他是什么公民身份?”

  当他得知我办公民身份遇到了问题时,就怀疑我是因为想留在美国而娶他女儿的。 “不过爸爸,你这话讲得太难听了,”盖尔说。

  “那么干吗要这样着急?”他重复地问。

  “马克是有公民身份方面的问题,但他总是在自己处理这些问题,”盖尔辩解道。

  “事实上,当我们在讨论结婚的时候,他清楚地表明了一点:如果我对任何事情有怀疑,我完全可以取消我们的计划。”

  她父亲开始引用统计数据说明异族通婚的离婚率比同族结婚的要高,而且还列举了接受过他咨询的、在婚姻上有麻烦的异族通婚夫妇的例子。

  他问道:“你考虑过你将来的孩子可能会遭受的苦难吗?”

  “爸爸,你是种族主义者吗?”

  “不,当然不是。

  但你必须得现实一点。”

  “也许我们的孩子会遇到一些问题。但谁的孩子不会呢?

  可是有一样东西他们将会永远拥有,那就是我们的爱。”

  “那是理想主义的想法。

  人们对异族通婚生下的孩子是会很残酷的。”

  “爸爸,到时候我们自己会操心的。

  但是假如我们在做什么事之前,就必须把所有的疑难问题全部解决的话,那么我们几乎什么都干不成了。”

  “记住,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都不晚。”

  几乎每个人都在用电话做生意、与朋友聊天、安排或取消社交约会、表达谢意、购物和获得各种信息。

  电话不但能免去走路之劳,而且还能节约大量时间。

  其部分原因在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国的电话服务是一流的,而邮政服务的效率则差一些。 有些初来美国的人来自文化背景不同的其他国家,在他们的国家,人们认为工作太快是一种失礼。

  在他们看来,如果不花一定时间来处理某件事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好像是无足轻重的,不值得给予适当的重视。

  因此,人们觉得用的时间长会增加所做事情的重要性。

  但在美国,能迅速而又成功地解决问题或完成工作则被视为是有水平、有能力的标志。 通常情况下,工作越重要,投入的资金、精力和注意力就越多,其目的是“使工作开展起来”。

本文已影响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XUEX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