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散文欣赏>散文随笔>《关于思念母亲的回忆散文随笔》正文

关于思念母亲的回忆散文随笔

学习啦【散文随笔】 晓晴时间:2018-01-12 18:04:49我要投稿

  编者按:关于母亲的记忆太多,就好像她永远在身边一样,下面我们来看看作者对母亲的思念吧!

  前两天回家,发现母亲越发老了,头发上的白又增添了几许,皱纹更加深邃,唯有那双眼睛,虽不再清亮,却透着坚韧。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却没有农村妇女身上的那份世俗。

  她一辈子日复一日地在地里劳作,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情感,以至现在都不肯做罢,任性地种着稻谷,播着花生,栽着豆子……

  家里姐妹众多,却从来没有缺衣少食过,在那样的年代,实属不易。当然,这和母亲的勤劳是分不开的。

  记得小时候,母亲带我们去地里干活,她总是先帮我们分好工,你干什么,她干什么……而我总是分得最少的那个,附带着调皮捣蛋。其实,大部分这样的分工姐妹们都是不能按时按量完成的,每每这时,母亲也不会恼,更不曾骂过我们,总是笑着说:“你们先回去吧。”然后大家就一窝蜂似的跑了,直到太阳西沉,鸡鸭进笼,母亲也不见回。

关于思念母亲的回忆散文随笔

  当夜风习习时,空旷的田野间已现出零星的灯光,母亲才从黑暗中走出来,将疲惫的身躯拉成一道长长的影子。

  以前,都没在意过,也没心疼过。蓦然回首,才知道,我们正是在母亲这起早贪黑的辛劳中,才得已健康快乐的成长。母亲把我们当成她毕生的责任,哪怕这责任沉重得压弯了她的脊梁,她也不曾屈服和放弃过。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来就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但她却用行动教会了我们很多。

  奶奶是一个刁钻古怪的人,对母亲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那时候她瘫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几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母亲是一个不被待见的儿媳妇。但母亲硬是十几年如一日,天天细心照料,从来没有动过敷衍的心思。虽然,有时候奶奶的无理取闹也让她觉得委屈,但仅仅是觉得而已,事后依然是该喂饭的时候喂饭,该擦澡的时候擦澡。村里同龄的媳妇儿都劝她,别这么用心,她听着,只是笑笑。

  我们姐妹有时也会为她“打抱不平”,这个时候,难得骂人的母亲总会教训我们一顿:“以后不准说奶奶坏话,她骂人,是因为生病了,心情不好,她骂她的,我又不会少块肉,她是你们父亲的娘,是我们至亲的人,你们以后长大了,都得好好孝敬她,以后你们嫁人了,也要把婆婆当成自己的娘一样。”

  时光流转,奶奶终究没能看到我们一一嫁人,倒是我们一个个融入到另一个陌生的家庭时,才知道,媳妇要做到母亲这份上有多不易。

  夜,走在寂静的田埂上,这个季节,青蛙已悄然睡下,我用耳去捕捉那悠远的狗吠,那久远到记不清是何时的岁月。

  “汪汪汪……”门外响起大黄的叫声

  “咚咚咚……”紧接着是急切的敲门声。

  “这么晚?谁呀?”母亲问。

  “你们快去我家看看吧,孩子他爸不知怎么了,倒在地上,一直口吐泡沫。”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少找母亲麻烦的堂二婶站在门外,满脸的焦灼。

  “你来我家干嘛?”父亲没好气地说。

  “兄弟,这黑灯瞎火的,这一大片就我们两户人家,家里出了这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呜呜呜……”堂二婶已经哭了起来。

  “说那么多干嘛?救人要紧。”父亲还想说什么,母亲却已跨出了门槛。

  亏得父母的帮忙,及时将堂二叔送到了医院,人才无碍。然而那晚,母亲却因为跑得太急,鞋子掉了一只,脚被不知名的东西割了个大大的口子,瘸了二十来天。

  我们不解地问母亲,堂二婶那么霸道,干嘛帮她?母亲摸着我的头,看着众姐妹,淡淡地说:“人生在世,谁还没有个难处?能拉别人一把,千万别吝啬你的手,说不定哪天需要被拉的那个人是你。”

  母亲说这话时,看不出任何的波澜,更没有对堂二婶事后的不闻不问有半点的抱怨。

  这就是母亲,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却是我们一生的标杆。

  岁月匆匆,关于母亲的记忆太多,我不愿忘记,但有些事还是模糊了,比如母亲扎着两根麻花辫的样子,那透着羞涩的美已变成了满脸的沧桑。然而,在很多不经意的时候,就如今夜,这些模糊了的记忆又是如此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有母亲日夜陪伴的一幕幕就如昨天,好像我依旧是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孩。

  作者| 默然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于思念母亲的回忆散文随笔

Copyright @ 2006 - 2017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