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散文欣赏>优美散文>《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正文

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

时间:2017-05-05 13:02:22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俊杰 我要投稿

  李清照,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李清照,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

  喜欢李清照,还是念中学的时候。那时,心底纯净,生活无忧,只是因为“少年不识愁滋味”,所以醉心于李清照所创造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悲伤氛围,以为自己念得了这样的文字,心灵似乎就丰富起来一样。

  慢慢的,人事更迭,生死歌哭的事情渐渐磨砺了当初的纯洁,再看绚烂烟花般的岁月,便多了一些感慨。于是,重读李清照的词,心竟然沉重而不伤,悲切而不哀。眼前总是浮现那个低眉暗吟的女子,场景或是白雪纷扬,或是荡舟湖上,或是回首倚梅,或是卧听芭蕉,或是立于灿菊中央,或是仰首月桂之下......这女子,似乎总和四周有扯不开的联系,喜悲都可以染上花红柳灿,沉香绿蚁。我喜欢这样的女子,可是却不能穿越,我只能在她的词作中间寻找她活着的痕迹。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中,她青春逼人,活力充沛,善词工令,俊美优雅,生活在父亲李格非的掌心里心尖上,无忧与富足,使她的生命写满浪漫的勇敢。岁月的流光似乎从不曾将它带走,似乎梅花的冷香还没来得及弥散,这个女子就做了赵明诚的妻子。从此,那个关于少女的梦便越飘越远,渺茫的让人想哭。那些“自是花中第一流”的小小骄傲,也似乎变成了翩飞的蝴蝶,带着青春逝去的悲凉,凝结在了岁月的冰河里。

  那个人,就那么轻轻的回眸,遇见了,此生再也不能回首,牵着彼此的手,以为世界会和他们的生命一样长,一样温暖,一样充满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减字木兰花》)新婚的娇羞与小小的自信,在美丽的花市仍不减幸福的秘密。如今读来,只觉清丽如画,似乎那女子的浅笑轻颦早已经透出薄薄的诗笺,宛在眼前。“绣面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浣溪沙·闺情》)新婚燕尔,是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候。每每读到此处,我眼角便会荡开微微的笑意。那个眼波流转的女子,单是照照镜子就足以撩动谁的情怀,何况要把自己的美丽和慧心化作诗句,写在丝兰笺上?那份浅浅柔柔的期许和不安,即使满心都是欢喜的,在他的面前,还是不免低下去,低下去,甚至低到尘埃里。

  她期待丈夫能给予透着清香,不染瑕疵的爱,这样的梦想延续着她的执着。可是命运如同一双大手,在人沉浸于愉悦之中浑然不知的时候,它已经恶毒地撕开了悲伤的外衣,血水难止。李格非落难,赵挺之袖手旁观的冷漠,这一切让李清照的心划过无数的寒凉,甚至写出“何况人间父子情”的语句也不能打动公公,至此,那女子的心该是多么悲伤!

  然而党派之争如同六月的天气,当赵挺之终归于尘土的时候,丈夫赵明诚也不得不和妻子屏居青州,而这一去就是13年。可是,或许真的是福祸相依,李清照在青州的这13年才是自己婚姻幸福的岁月,夫妻二人踏雪寻诗,赌茶指书,猜字论文,鉴赏金石······这段日子在李清照的后期生活中几乎成了永远的回忆。人生是如此漫长,而回忆却是如此短暂,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凉。可是时光就像无心的孩子,自顾自不停留地往前走,不理会人间的悲欢离合。李煜曾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绿肥红瘦的日子总会年复一年,可是那流光中曾经静静微笑的女人,却在国破家亡的悲伤中渐渐老去,苍老如同毒药,它摧毁的不仅仅是笑靥如花的脸庞,还有善感细腻的心灵。

  于是,李清照循着一点点的微光,带着自己的15车金石,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当丈夫的懦弱像病毒一样侵入内心,那女子再也不能对丈夫恩爱有加,更多的时候,他们是相对无语。“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对家园的思念时时折磨着她的心,可是,真的只有思念家园吗?那个在自己心中无限美好的丈夫,也随着流光远远地去了吗?

  她渐渐地憔悴,像一朵无可无奈何的花,在她的清透的灵魂深处,一切开始变得令人恍惚,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此时的回忆如同潮水般袭来,过往的岁月浮浮沉沉,那个在秋千上巧笑倩兮的女孩不见了,那个“却把青梅嗅”的女子不见了,那个“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新娘不见了,那个与女伴一起“惊起一滩鸥鹭”的女人也不见了。生命进入残酒滴漏的岁月。当赵明诚郁郁而终,李清照的生活愈加孤独。活着,虽然冷漠,但终是夫妻,能够闻得着他的气息,能够触摸他的温度,而去了,相思无绪,亦无处可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之前的撒娇尚可换来丈夫的赞誉,可是如今,天地浩茫,谁能与她一起数风听月,谁能与他一起踏雪寻梅呢?寂寞是如此之深。

  都说江南春好,可是这一切在李清照的眼里却是新的愁苦。“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风甫住,花落尽,只有尘土中蕴藉着淡淡的微香,这微香如同滔滔的氤氲往事,轻轻掠过鼻尖,沁入心头。那些纷繁馥郁的花儿,那些缤纷温暖的往事,那些绮丽缱绻的情致,都如同这尘烟般渐渐散去了,无迹可寻。我从未理解,那女子的清愁是如此之重,以至于连散心都不能成行,这样的心灰意懒,这样的毫无意绪。

  那些暮春时节,她就这样孑然一身,行走在苦难的乱世,韶华已逝,无处可去。

  浮生如白驹过隙,转眼间零落成泥。那些花一样盛开的日子,终是纷纷凋谢,晚年,凄风冷雨。可是,曾经怒放的丰姿,以及那些深情的歌咏,都留在了历史的画卷里。

  于是,我们还可以在梦中期待,那个柔婉的美丽女子,会轻摇着团扇,在某一个清晨,踏露而来,身后是漫天的梅花。

  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李清照与酒

  在中华五千年艺苑才女中,最受到我喜爱的当数有“千古第一才女”之誉的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她是中国古典文学史上有着崇高地位的天才女作家,工诗善文,更擅长词,著有《易安集》、《漱玉词》等著作。让后人津津乐道的是,李清照不仅其词写得好,字里行间还常常飘散着酒香,为酒文化增添了不可多得的吉光片羽。

  李清照生于公元1084年,卒于公元1155年,号易安居士,乃齐州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人,为宋代著名女词人,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为北宋朝臣、文学家,家中藏书丰富,她小时候起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基础。她青年时代嫁给太学生赵明诚为妻,他们夫妇二人志趣相投,琴瑟和谐,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后,李清照以寡妇之身经历了南渡悲苦,境遇十分孤苦,对山河破碎有着切肤感受。受其生活经历的影响,李清照的词作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所作词多写其悠闲生活,真实地反映了她的闺中岁月和思想感情,题材集中于写自然风光和离别相思;后期多悲叹身世,主要抒发伤时念旧和怀乡悼亡的情感,表达了自己在孤独生活中的浓重哀愁,情调感伤惆怅,在她的词作里蕴涵着对国家兴亡的沉痛感慨。作为一位才高学博的女才子,李清照早在待字闺中的妙龄就开始在词坛上崭露头角,使得时人感叹自然山川之灵气往往不钟灵于男子而钟灵于女子,以至像李清照这种得山水之灵秀的女子,其才情高于须眉甚多,从而让堂堂七尺男儿愧首不如。

  北宋晚期由于升平日久,社会经济较为繁荣,人们也非常懂得享受生活,造酒业较前代要发达许多。这一时期的造酒业大致可分为官造、私酿两类,诸如香泉、天醇、玉沥、金波、琼浆、仙醇等各种名酒层出不穷,为人们形成喜饮爱酒的风俗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和文化氛围。由于自幼家境富裕,李清照自然在年龄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饮用被人称为“天之美禄”的酒,并养成了颇爱杯中物的日常习惯,这从她在少女时代所写的两首《如梦令》中可以看出端倪:“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李清照年方18岁,与时年21岁的赵明诚在汴京成婚,夫妻二人趣同契合,情同胶漆。他们烹茗角胜、饮酒赋诗、校勘书史、展玩碑文,传写珍本秘籍,鉴赏书画彝鼎,生活得相当和谐美满且富有诗意。然而,身为官宦之后的赵明诚毕竟要走入仕之路,奔走宦途成为他婚后生活的常态,短离长别在所难免,这就每每使得柔情似水的李清照“生怕离怀别苦”。人未登程,她情已不堪:“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一旦分别有日,她更是思结萦怀,愁肠千转:“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因为思念在外任职的丈夫,李清照作为深闺少妇曾写下过一首脍炙人口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作上片写她自己重阳佳节由白昼到深夜一整天的生活感受,突出一个挥之不去、却之还来的“愁”字。下片借黄昏时东篱把酒、赏菊吟诗这一看似消闲实却烦恼的生活片段,生动地塑造了一位不堪忍受离别之苦的少妇形象。其中,尤以后三句的比喻最为精妙传神,既突出了女词人之瘦弱,又突出了女词人之高雅,同时也是即景取譬,可谓天衣云锦,妙合无痕。有关这首名词,在古人中还传诵着这样一个颇有意趣的故事呢:相传,赵明诚收到妻子寄来的《醉花阴》一词后大为赞赏,为表示对妻子的一番深情,同时也为了与妻子一竞文才,于是他谢绝宾客,废寝忘食地忙活了三天三夜,写出新词五十余首。然后,他将妻子的词作混在自己批量制作的词章中,出示友人陆德夫。陆德夫也是当时有名的风雅之士,他对这批词作玩味再三之后,沉吟道:“让老夫说句公道话,只三句绝佳。”赵明诚忙问他到底哪三句最好,陆德夫笑道:“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因其评得公允,自愧不如妻子文才的赵明诚也只得点头表示赞同。这个故事虽是传闻,却也充分说明此作尤其是结穴三句在历代读者中赢得了广泛的喜爱和认同。

  “国家不幸诗家幸”,李清照一生的悲剧命运与大宋的国家命运息息相关,生逢乱世、家破人亡的不幸遭遇对她词风的转变与最终形成有着直接的影响。中年以后,李清照的人生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不仅国破,而且家亡,她本人也由一个美丽多情、幸福惬意的少妇变成了孤苦伶仃、花容憔悴的寡妇。于流落江南之际,她那故国之思、羁旅之愁便显得更加凄苦感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这首《声声慢》堪称是其后期的一篇脍炙人口的名作,这实在是血泪和墨而草成的词章,情悲意伤,满纸凄迷,千载之下读之犹觉鼻酸。这首词最奇绝、最令人惊叹的是叠字的运用,特别是开篇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十四个叠字横空而来,连续运用,可以说是声情并茂,具有强烈的表达效果。而通篇则又朴素如口语,好像是女词人在我们面前凝眉低诉,完全是亲切动人的内心独白,使这首词别有一番直入心灵的魅力。明代选家杨慎称赞此词“最为婉妙,”小说家吴承恩称赞它“超然笔墨蹊径之外,岂特闺帷,士林中不多见,”学者茅瑛也赞许它“情景婉绝,真是绝唱。”在抒写游子情结的咏酒之作中,推它为压卷之作当是至公之论。

  古人曾评价李白:“十句九句妇人、酒耳。”其实,不独李白如此,李清照后期的词作中也时常可以看到酒的身影:“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莫插花花莫笑。”“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晓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如果将李清照与那位以写词著称的南唐后主李煜相比,他们的相似之处是在遭受国破家亡之乱以后,其词作也相应由前期的吟风弄月进而发展到写出慷慨悲凉的黍离之悲,在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上都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对李清照来说,酒更是成为她安慰灵魂、唤起诗情的一个最好媒介。

  写李清照的唯美散文作品:一代词宗李清照

  李清照 , 号易安居士,南宋杰出女文学家,山东济南人,生于北宋元封七年,山东章丘,逝于临安,享年七十二岁。历史上与济南历城人辛弃疾并称“济南二安”。

  李清照生于书香门第,其父李格非进士出身,是北宋著名的学者和散文家,其母王氏是名门闺秀,亦善文。良好的家庭环境使李清照自幼就饱读诗书,学识过人,齐鲁壮丽的山川涵育了她的创作灵性,少女时代即名噪一时,崭露峥嵘。这时期她创作的一首《如梦令》脍炙人口: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首词以清新欢快的笔调写出了出去游玩的尽兴、愉悦。也反映了年少时的李清照活泼开朗的性格。

  李清照以词著名,兼工诗文,并著有词论,她文词绝妙,鬼斧神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尊为婉约宗主,是中华精神文明史上的一座丰碑。她的诗文虽流传下来的不过七八十篇,却能与李白、杜甫等大家平起平坐,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道亮丽而独特的风景。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名字被用作外太空环形山的女性。

  李清照一生经历了国破、家亡、再婚、离婚、无子嗣的坎坷,先是与太学生赵明诚结婚,两人是文学知己,情投意合。他们二人除一般文人诗词琴棋的雅兴外,还有共同的兴趣爱好——金石研究。就像陆游的《钗头凤》为我们留下爱的悲伤一样,李清照为我们留下了爱情的另一端——爱的甜美。这个爱情故事,经李清照妙笔的深情润色,成了中国人千余年来的精神享受。

  李清照曾作《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

  这是婚后的甜蜜,是对丈夫的撒娇。足见他们的情意深重。

  再看这首送别之作《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离愁别绪,难舍难分,爱之愈深,思之愈切,另是一种甜蜜偷偷地咀嚼。

  忘不了那首《醉花阴 重阳》: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是赵明诚在外地时,李清照寄给他的一首相思诗。彻骨的爱恋,痴痴的思念,借秋风黄花表现得淋漓尽致。

  岂知天有不测风云,他们甜美的爱情在李清照46岁时划上了句号,赵明诚在赴京任职时,不幸染病身亡,李清照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悲痛欲绝。

  赵明诚死后,李清照身无定所,孤苦无依,后来,嫁给了张汝舟,婚后才发现张汝舟狡猾卑劣,一直窥伺李清照尚存的文物,且两人也无共同的兴趣爱好,李清照坚持独立的人格,坚持追求高质量的爱情,费尽艰辛摆脱了张汝舟,但这段婚姻却使这个多情的才女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熄灭了她对爱情期望的火花。

  晚年的李清照处在国家支离破碎,风雨飘摇之际,孤苦无依,愁肠百结,一首《武陵春》写尽了她的心情。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李清照此时的愁已不再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情愁,而是国破家亡人已逝的切肤之痛,积淀起来的沉重,就是那双溪的舴艋舟也载不动啊,可见愁苦之深!

  请看她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的,她的国愁、家愁、情愁,还有学业之愁,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词既有婉约之风,又有豪放之气,她不仅多愁善感,儿女情长,还关心国家大事,有卓然不群的政治见识和敏锐的洞察力,她曾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李清照赞成项羽的气节,认为士可杀不可辱,具有自己独到的政治见解。

  李清照为我们留下了许多不朽的千古名句,她善于捕捉一瞬间的创作灵感,善用日常生活的细节表现丰富的内心世界,她的诗句每一个字都很直白,却又似经千锤百炼,感情细腻,见解独到,个性鲜明,她的词能直接走进人的心里,我们心中想说却说不出来的话,却在李清照的词里发见了。

  让我们再来吟咏那些流传千古的经典妙语吧!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凄凄。

  吹萧人去玉楼空,肠断有谁同倚,一枝折得, 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写李清照的相关散文文章:

1.描写李清照的经典散文

2.关于李清照的散文

3.关于李清照的文化散文

4.李清照随笔

5.感悟李清照随笔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xuexila888@qq.com,我站将及时删除。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