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在线阅读>随笔>《生活系列随笔:员工阿松》正文

生活系列随笔:员工阿松

学习啦【随笔】 编辑:晓晴 发布时间:2017-09-07 09:49:13

  阿松是老挝万象我的雪糕厂的一个员工,是老挝北部乌多姆赛省人。雪糕厂有十个员工,为什么要写阿松?因为阿松出家在寺庙里当了三年多和尚,还俗不久就来我这里打工了,而且会些汉语,成了我的翻译。

生活系列随笔:员工阿松

  阿松今年24岁,在老挝就算是大龄青年了,还没有找对象。在老挝女的最小13岁男的15、6就有结婚的,女的到20岁基本上都就结婚了,22岁还不结婚的话就算是剩女了!在琅勃拉邦一家熟悉的中餐馆,厨师中国人曹师傅32岁了,找了这个饭馆的一个服务员结婚,那女孩肚子已经很大了,我问多大年龄,你们猜猜看?回答:已经不小了,15岁啦!老高說:小曹阿,人家15岁你怎么下得下手啊? 小曹指了指旁边的另一个服务员說:这个也15岁,孩子都2岁了!你看看,这在中国简直不可想象。老挝女人的生育能力很强,生两个有点少,三个很普遍,四五个很常见,如果只生一个,那就让人瞧不起了。(扯远了)

  阿松生活很有规律,早睡早起,讲究卫生,读书学习,四平八稳,做事慢說话慢。这些大概与他三年多的寺庙生活有很大关系吧。

  阿松的汉语水平还算可以吧,书写能力强于口语,加上說话极慢,翻译时老高着急老挝人也着急。现在老高发现自己是个很笨的人,在老家陕西一口流利的宝鸡土话,能說会谝,但学了三十几年普通话,发音极不标准,来老挝好多次了,老挝语就是学不了,感觉比当年学英语还要难得多。因此,要上街就必须带上阿松。

  說实在的,我很喜欢阿松,有文化讲规矩。过马路时,老高是中国式的,阿松是老挝式的,我嫌阿松慢,阿松认为我不讲规矩。

  阿松最感兴趣的事就是与寺庙有关的事,如拜佛、布施,而且坚持不懈的动员老高参与。一天晚上,老高答应明天早晨和阿松一起布施,阿松高兴极了,立即去换零钞,回来准备跪地的席子,收拾好长衣长裤(老挝天气高温,平时都穿短衣短裤),然后上好闹钟。我說:阿松啊,平时你慢慢腾腾、拖拖拉拉,一說要布施,你看你办事的效率一下子达到了中国人的水平。 第二天早晨5:00,阿松准时叫起了我,让我必须洗漱干净,穿戴整齐。我和阿松在门口刚铺好席子,和尚们就过来了(万象的布施比朗勃拉邦要早40分钟)。我们把零钞一张一张的布施给和尚,阿松表现得相当的庄严、神圣、虔诚。

  我的雪糕厂出产品了,要送一些样品让街坊邻居品尝一下,阿松就提出能不能给寺庙的和尚们品尝一下?我說他们将来又不买阿,阿松說:他们是不买,但可以保佑我们卖的更多呀。我說那就送一些吧。阿松就兜了一塑料袋雪糕,飞快的跑向了寺庙,向来慢腾腾的阿松一下子变得让老高目瞪口呆。看来宗教信仰的力量巨大阿。

  大概老高旅游贼心不死,爱打探民俗 民族 宗教 民生问题 ,于是每天晚上就和阿松闲聊。老高增长了见识,阿松提高了汉语水平。一次,阿松很神秘的告诉我:我认识一个中国人,他說如果中国要灭掉老挝,有2000人就可以了,我一直搞不明白,2000人怎么会灭掉我们老挝?这涉及民族自尊心, 我不好回答他,就說这个问题我搞不懂。

  一天我带他去移民局办理签证延期手续,由于阿松对签证日期和出入境日期以及延期日期搞不清楚,整的老高满头大汗的拿笔在纸上把几个日期比划来比划去,最后终于搞清楚了。出了移民局,气得老高大骂阿松笨的和猪一样,阿松听不明白,說:猪是不是那个动物猪,那么笨又是什么动物,它们一样吗?气得老高没话說了,他还在追问。老高点了一根烟,擦了擦汗,很正而八经的說:阿松阿,关于猪和笨的问题咱们先放一放,我现在可以回答你那天晚上关于2000人的问题了,2000人是不对的!阿松說:哪应该是多少人呢?是不是需要好几万人?老高猛吸一口烟說:1000人就足够了!阿松楠楠的說:怎么还少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Copyright @ 2006 - 2017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回到顶部